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開天錄 > 第八百零七章 時間,時間,時間!
    風戎麾下,殘余的燧朝禁軍士卒開始修建城池。

    燧朝的修煉文明,遠比三國強大、輝煌。十幾萬燧朝禁軍只用了短短半天時間,就在伏羲神都的廢墟上,修建了一座方圓數百里、一切防御禁制完備的雄城。

    一座先天靈寶級的宮殿穩穩的落在了城池的正中位置,風戎端坐在宮城的南門上,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南門廣場上,數十萬被押送過來的各部族長和長老高層。

    羲武樂、羲不白,還有一眾羲族長老,被掛在一根根桿子上,有四兇家族助紂為虐,來自地下世界的土著部族中,好些生性兇殘狠戾的族長和長老,紛紛咬著牙走出人群,小心翼翼的在羲武樂等人身上動起了刀子。

    揮刀,出血,然后將血滴入酒碗,大口喝下血酒。

    這一步踏出,就再也無法回頭。

    伏羲神國,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膽敢將羲武樂等羲族高層,當做歃血為盟的牲口一般對待,這是對羲族的最大侮辱,這絕對是不死不休的死仇。

    風戎笑呵呵的看著一個又一個部族高層投入自己麾下,看著大群大群的、生得奇形怪狀的地下土著族群跪倒在地,朝著自己大禮參拜,他不由得心花怒放,興奮得渾身都在哆嗦。

    他甚至是有意放慢了這些土著部族首腦歃血為盟的速度,每一個被四兇家族的高層從人群中拖出來,在壓力下被逼向他投順的部族首腦,風戎都讓他們放慢了完成儀式的速度。

    走出人群,向風戎跪拜行禮,然后取刀,在羲武樂等人身上切割一刀,放出新鮮的熱血,然后再滴入酒碗,將一碗血酒飲下,再簽署投效的文書,按下自己的血指印,再帶領自家的族人上前,向風戎大禮參拜。

    一整套流程下來,起碼要耗費大半個時辰。

    一整天時間,也就只能有不到二十個部族的首腦完成儀式,徹底投靠風戎。

    而之前羲武樂等人,從地下世界遷上來的大小族群,還有族群中的不同部落,林林種種的一萬多個,以這樣的效率,沒有一兩年的時間,不可能完全收服眼前的各大部族。

    不過,風戎不著急。

    他在享受這種風光無限、高高在上的感覺。

    這么多稀奇古怪的‘人族’族群,這么多子民,跪拜在地,虔誠的向他膜拜行禮,這讓他深深的沉醉其中。他甚至有一種,他已經是證得‘人皇大道’,已經成就了‘人皇果位’的莫名快-感。

    所以,速度再慢一點吧。

    再慢一點。

    “舅舅,在本朝的秘典中,曾經見過太古神話之時,八方諸侯國參拜人皇的盛況。”風戎坐在王座上,志得意滿的說道:“那時候的人皇,怕是也不過是如此風光吧?”

    白素心看著下方密密麻麻站著的各部族人,心知肚明風戎在想什么。

    輕笑了一聲,白素心笑道:“不過,殿下還是要小心謹慎一些,起碼,先將屬于殿下的這個國朝的領土,徹底的站下來。”

    沉吟了一會兒,白素心微笑道:“這一方大陸,實力地低微,殿下可以將麾下士卒分成一萬隊,由我白蓮宮弟子配合,統轄這些土著編組成軍,接收各處城池。”

    風戎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這是眼下最迫切的事情。

    這種‘萬邦臣服’、‘八方參見’的快樂,可以慢慢享受,但是按照他和風熵的協議,已經歸屬他所有的疆土和子民,還是要第一時間接收到手的。

    風戎勾了勾手指,幾個身穿華服的老太監就屁顛屁顛的湊了過來,另外數十名風戎的心腹將領,也忙不迭的,帶著一臉的笑容湊了上來。

    開疆拓土,為燧朝征服一片海外領土,還能俘獲億萬子民……這是何等驚天動地的功勞?

    老太監們很有上進之心,而那些風戎麾下的將領們,更是巴望著借助這份功勞飛黃騰達呢。

    在風戎身邊聽命行事,固然可以狐假虎威。

    可是如果能夠外放出去,在四邊之地做一鎮統帥,統轄邊軍威懾一方,那可比在風戎身邊做狗腿子快活一百倍啊、一百倍!

    “你們,聽舅舅的。”風戎從腰間解下了自己的王命令牌,笑呵呵的遞給了白素心:“舅舅,這幾位總管,還有這些將軍,都是本王的心腹,舅舅可以放心使用……嗯,這次,不妨讓舅舅的弟子,多建一些功勞……”

    瞇著眼,風戎冷笑道:“朝中有些官兒,以為本王失勢,對本王頗有些不恭敬。本王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們。他們空下來的位置,就需要舅舅的弟子們填空,為本王效力了。”

    如此堂而皇之的許諾官爵,風戎不以為意,白素心也沒當回事。

    白素心笑道:“善……只是,殿下還是,向皇后陛下傳封信……這羲族,聽聞和媧族關系極佳。我等如此……”

    白素心指了指被掛在桿子上的羲武樂等人:“媧族嘛,有些老人,她們腦子有點拎不清的……呵呵。”

    風戎的臉色就陰沉了下來,他擺了擺手,不以為然的說道:“舅舅放心,媧族固然有一些神異手段,她們還能插手我燧朝的內政不成?”

    “我燧朝和這所謂的伏羲神國,誰強,誰弱,誰對她媧族更有好處,那些老太婆子,她們拎得清的。”

    白素心就不說話了,他笑著,把玩著風戎的王命令牌,挑選了四個老太監,二十個風戎的心腹將領,帶著這些喜笑顏開的幸運兒快速的走下了城樓。

    風戎舒舒服服的向后一靠,翹著二郎腿,看著一尊身高百丈的白銀巨人帶著數十名五六十丈高下的族中長老,大踏步的走了過來,‘咚’的一聲重重的跪在城門樓下,朝著他重重的磕頭行禮。

    “殿下,我族愿降……只是,殿下可能讓我族吃飽肉食么?”白銀巨人咧嘴,露出滿口猩紅的獠牙,目光中充斥著狂暴的食欲和貪婪。

    “吃飽肉?”風戎歇斯底里的笑了起來:“多可笑的問題……你要吃什么肉?本王管夠!”

    風戎笑得拼命的拍打自己王座的扶手,拍得火星四濺,‘嘭嘭’直響。

    “本王就算是養的狗,都是錦衣玉食、吃喝無憂……你們,可比狗有用多了……所以,放心,乖乖的做本王的走狗,要吃有吃,要喝有喝,本王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白銀巨人咧嘴狂笑,他伸出手,‘咔嚓’一下,將一名羲族長老的大腿扯了下來,直接丟進了嘴里大口咀嚼:“如此,多謝殿下……哈哈哈,我們,也就喜歡吃一口人肉,但是在地下,羲族的這群混蛋,不許我們放開肚皮吃喝……”

    風戎眉頭一挑,臉上肌肉劇烈的抽搐了幾下。

    “如此兇殘?好,好,好,本王喜歡你們的兇殘……越兇殘越好啊,以后,你們就用你們的兇殘,幫本王掃光本王的敵人……你們要什么,本王給你們什么!”

    手一揮,風戎將一卷金光纏繞的經咒丟向了白銀巨人族長。

    “這是紅蓮寺《大力鬼王超度經》,在紅蓮寺的體修功法中,也是絕頂的……看你們體格魁梧,天賦力量絕大,又喜歡吃人……修煉這門功法,最是合適不過。”

    風戎指了指喜笑顏開的白銀巨人族長,沉聲道:“以后,你們一族,就做本王的近身儀仗隊罷……來人啊,速速定制一批巨型的旗幡、號角、鑼鼓、金瓜、金錘、金刀、金槍……”

    風戎興奮得眼珠子通紅:“以后,本王的儀仗護衛,可比父皇,都要神氣多了。”

    風戎身邊的一眾心腹齊聲歡笑。

    遍體鱗傷的羲武樂和羲不白則是破口大罵,鮮血不斷的從傷口滴落,灑了滿地都是。

    遠處,云團中,巫鐵正在全力的推演時間大道。

    他全身光怪陸離,無數大道道紋正在和肉身融合,他的神胎化為無數條流光,不斷的注入神軀。只是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時間’一道上。

    時間大道,高深,玄妙。

    按照常理,就算是依仗‘時間’大道踏入了神明境,尋常人在‘時間’大道上能夠施展的神通秘法也極其有限。短暫的凍結時間,在局部范圍內,對一些花草樹木進行時間加速,無非就是這樣的小手段。

    巫鐵身懷太初冕。

    太初冕正在借助巫鐵玉碟上的一朵蓮花苞,借助巫鐵的氣運和力量,借助巫鐵收集來的無數材料修復自身。

    尤其是巫鐵大量燃燒神魂結晶,不惜工本的提升修為,太初冕吞掉了大量神魂結晶融化后得到的神魂本源之力,原本遭受重創的太初冕,如今已經修復了小半。

    巫鐵身邊,一團濃郁的時間道韻在緩緩旋轉。

    巫鐵身邊的時間流速,在快速的提升……外界的時間流速不變,但是巫鐵、滄海道人、五行道人身邊的時間流速,在加快。

    風戎在新建的宮城城門樓子上恣意胡為的時候,巫鐵身邊的時間流速已經變得很是驚人。

    短短一天時間,巫鐵、滄海道人、五行道人已經度過了一個月,時間流速加快了三十倍。

    隨后,隨著風戎繼續在新建的城池中胡為,隨著風熵統轄大軍,不斷的向神武城進發,巫鐵身邊的時間流速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巫鐵對時間大道的掌控,越來越精妙。

    十天后,巫鐵已經可以讓時間流速提升上萬倍。

    外界一日,巫鐵就等同在這里面修煉了數十年。

    之前,巫鐵已經進入了某種奇異的狀態,他又見到了無邊的混沌鴻蒙中,那一條巨大的身影,他同樣也看到了,蜷縮在那條巨大的身影旁,已經奄奄一息的混沌獸。

    一團靈光懸浮在那巨大的身影旁邊。

    巫鐵身邊的時間流速在穩定的提升,但是巫鐵的心靈上,他的神魂中,時間卻又詭異的,似乎凝滯了。

    隔著無比遙遠的距離,巫鐵靜靜的看著那條巨大的身影。

    那條巨大的身影,也隔著無邊的混沌鴻蒙,靜靜看著他。

    那團靈光在閃爍,在跳動,在不斷的放出一絲絲奇異的、靈動的大道道韻。

    復雜,多變,變化莫測,遠比那條巨大身影中蘊藏的龐然道韻繁復了很多。

    巫鐵的血脈在沸騰,他的血脈中,一絲絲奇異的氣息不斷擴散開來,一些從開天辟地太古之前就銘刻在血脈中的信息,正因為巫鐵如今這奇異的‘悟道’狀態,被不斷的激發。

    “《元始經》……并不完全。”

    巫鐵突然有了明悟。

    “不,《元始經》,是完整的……《元始經》記錄了,完整的,來自‘盤古圣人’‘圣體本身’的‘全部大道’……那是‘顯態’的‘道’。”

    “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正反兩面,全部包容在《元始經》中。”

    “‘盤古遺族’的血脈,直接繼承自‘盤古圣人’……有完整,有殘缺,諸般表現不同,衍生出了如此豐富多姿的億萬族群。”

    “只是,太古的那些大能,他們研究出的《元始經》,只是盤古血脈最‘顯狀’的道……在這天地之間,還有其他的道韻,更加光怪陸離,更加復雜多變的道。”

    巫鐵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巨大身影旁邊,比他的身軀也小不了多少的那一點靈光中。

    “這是什么?”

    “玄而又玄,不可名狀,強以名之……”

    巫鐵喃喃道:“鴻蒙凝成,周天命脈……”

    巫鐵全身劇痛,他沸騰的血漿扭曲、盤旋,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全身的細胞中,一條條雙螺旋、三螺旋、四螺旋、五螺旋、六螺旋……最終甚至有數萬條極細流光糾纏在一起組成的多維立體結構的螺旋光龍不斷浮現。

    這些信息,深藏在血脈之中。

    太古神話之時,研究出了《元始經》的那些太古大能,都沒能來得及,或者根本沒能接觸的大道奧義,在巫鐵的體內衍生了出來。

    “《元始經》……只是一把鑰匙。”巫鐵笑了起來:“這周天命脈,才是姆大陸生靈族群如此多姿多彩的最大根源……也是當年開天辟地的起因,更是盤古圣人隕落的直接因果。”

    巫鐵身后,原本巨大的玉碟已經凝成了實質。

    當他血脈沸騰,凝成那些古怪的螺旋結構的時候,玉碟微微一抖,化為一抹流光,直接沒入了原本鑲嵌在玉碟上的,那奇異的蓮藕生成的三朵蓮花苞中,最后一朵蓮花苞內。

    ‘咔嚓’一聲,太初冕再次裂開了無數的裂痕。

    巫鐵渾身精血猶如長江大河,帶著那些奇異的螺旋結構,擁入了太初冕所在的那一朵蓮花苞中。

    巫鐵身邊的時間流速,再次飆升十倍。

    外界一日一夜,巫鐵就已經飛度三百年。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