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三章 驚魂一問
?    齊寧陡然聽那姑娘提到會澤城,心下一驚。
      帝國郡縣無數,齊寧知道的地方其實并不多,可是會澤小縣城卻是刻骨銘心,那姑娘無論提到其他任何地方,齊寧都不會感到驚訝,唯獨提到會澤城,卻是讓齊寧心下一緊。
      他來到這個世界,第一個出現的地方就是在會澤縣城。
      會澤縣城對齊寧來說,并不是擁有什么美好回憶的地方,甚至他在會澤城攏共也沒有待幾天,可是發生在會澤縣城的那一切,齊寧自然不會忘記。
      至若丐幫會澤城堂主方煌,齊寧亦是不會忘記,方煌謀害了丐幫會澤城前任魯堂主,在那蕭易水蕭捕頭的支持下成為了丐幫新的堂主,控制著會澤城內所有的丐幫弟子,也正是從那一刻起,丐幫實際上就成了蕭易水手中的工具。
       方煌手中的丐幫,實際上就變成了一幫地痞流氓,在蕭易水幕后指使下,敲詐勒索自是家常便飯,暗地里更是綁架流落到會澤城的難民,將那些青澀小姑娘當做貨物買賣。
      青木大會之上,齊寧將方煌處死,也算是魯堂主和眾多無辜的少女報了仇。
      只不過丐幫幫眾數十萬,堂主亦是成群,方煌在其中實在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此時那姑娘突然提及會澤城,甚至清楚地叫出方煌的名字,著實讓齊寧大吃一驚。
      他不知道這姑娘與方煌到底有什么淵源,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一次倒是那姑娘有些急切:“你.....你不認識嗎?”
      齊寧嘆了口氣,道:“我知道此人,他.....前任的堂主姓魯,魯堂主過世之后,他便成了會澤城的堂主,我沒有說錯吧。青木大會他確實也隨同那位馬舵主一同前往。”
      姑娘低聲驚呼一聲,顯然是沒有想到齊寧竟然真的認識方煌,齊寧甚至聽到那姑娘的腳步聲向這邊靠近了一些,便聽那姑娘輕聲道:“那.....方煌可帶了人去?”
      齊寧道:“讓我想一想,青木大會有從各地趕過來的弟子,我.....我一時還真想不起來。”
      “我不能在這里待太久。”姑娘道:“外面有守衛,時間太長,他們會覺得有問題,我.....我明天再來和你說。”也不等齊寧多言,便即匆匆離去。
      齊寧也知道這姑娘負責送飯,在這邊的地位應該不會太高,她急著離開,自然有其道理。
      不過今日終于和這送飯的姑娘搭上了話,齊寧心下著實歡喜,但卻又很是疑惑,尋思著這姑娘為何對方煌如此關系,她難道與方煌有甚關系不成?
      他在青木大會解決了方煌,如果這個姑娘和方煌有很深的淵源,自己還真不能將真相告訴她,到時候反倒要被這姑娘當做仇人了。
      齊寧雖然想盡快和那姑娘再次敘話,但也知道不到下一頓飯她是不會出現,他倒是很有耐心,既然已經打開了扣子,他也并不著急。
      他在這牢室之中已經熬了一個多月,區區半天時間倒是很快就過去,那飯菜送進來,齊寧卻是開門見山問道:“姑娘認識方煌?卻不知你和他是什么關系?”
      那姑娘這一次的情緒顯然鎮定許多,反問道:“方煌參加青木大會,你見過他?”
      齊寧道:“他和馬舵主在一起,自然是見過的。”
      “那你與他關系如何?”
      齊寧道:“姑娘,不瞞你說,我與丐幫的向幫主和幾位長老都熟悉,那方煌不過是一名堂主......!”說到這里,卻意識到自己若是說與方煌沒有太多交集,這話題只怕就說不下去,姑娘明顯是對方煌十分感興趣,自己斷了這話題,這姑娘未必還肯和自己說下去,他腦中迅速飛轉,這一沉吟,姑娘已經在外面道:“你是說他只是一名堂主,所以和他沒有什么交集?”
      “既然說到丐幫,我也就不瞞你了。”齊寧道:“據我所知,方煌在會澤城無惡不作,他手下不少丐幫弟子都是地痞流氓混入,好好的丐幫,硬是被他壞了名聲,這樣的奸人,丐幫自然是容不下他的。”
      “你.....你是說丐幫容不得他?”
      齊寧道:“此人與會澤縣城的捕頭互相勾結,秦淮大戰過后,許多難民流落到會澤城,方煌和那捕頭竟是喪盡天良,不但敲詐勒索那些難民,而且暗地里綁架少女,將她們轉賣達官貴人.....!”想到方煌那伙人的行徑,齊寧心下倒著實惱怒,冷笑道:“壞事做盡,自然是要遭報應的,此人在青木大會之上,已經被丐幫執行了幫規,死于古隆中。”他此時也不說是自己殺了方煌,而是丟在丐幫的身上,倒是想瞧瞧那姑娘知道方煌被殺之后,會是如何一個反應。
      外面一陣沉寂,片刻之后,才聽那姑娘道:“老天有眼,那惡人竟然真的死了。”
      此言一出,齊寧頓時心下大為輕松,已經知道了這姑娘的立場,心下卻想這姑娘終究還是太年輕,輕易就被自己試探出心思來,立刻道:“那等無惡不作的兇徒,自然不能讓他活著繼續害人。”頓了一下,才問道:“姑娘,你難道和方煌有什么仇怨?”
      姑娘輕聲道:“今日時間到了,我明日再來和你說話。”
      齊寧忙道:“且慢,姑娘,恕我冒昧,我現在到底是在哪里?你.....你可是地藏的人?”
      那姑娘也不多言,徑自離去。
      齊寧曉得她每次送飯過來,在這里待的時間不能太長,否則會讓別人產生懷疑,只能等著她下一次過來。
      那姑娘離開之后,齊寧卻是心中奇怪,暗想這姑娘如果是地藏的人,又怎會與方煌產生瓜葛?
      他知道方煌是會澤本地人,而且加入丐幫多年,一直在會澤城一帶活動,這姑娘的口氣,明顯和方煌有些仇怨,她既然和方煌有仇,難不成也是會澤縣的人?
      到得次日,那姑娘又送飯過來,齊寧重復昨天的問題:“姑娘,我現在到底是在哪里?現在是什么時辰?”
      “正午時分。”姑娘道:“每天正午和黃昏都會給你送來飯菜,這里.....這立時什么地方,你也沒有必要知道。你雖然和丐幫熟識,但是朝廷的大官,就算做過好事,但做過的壞事更多。他們沒有殺你已經算你運氣,不過你要從這里出去,那是萬萬不能,我勸你斷了這個念頭。”
      齊寧嘆了口氣,問道:“姑娘和方煌到底有什么仇怨?你都說我要一直被囚禁在這里,就算知道你們的恩怨,那也做不了什么。”
      姑娘沉默一陣,終是開口道:“你為何能去參加青木大會?是.....是丐幫的人邀請你前去?”
      齊寧想了一下,才道:“我和丐幫向幫主交情很深,他被人所害,身受重傷,無法參加青木大會,可是丐幫的白虎長老意圖篡奪幫主之位,向幫主托我前往阻止白虎長老的野心,我受人之托,只能往青木大會走一趟。”
      “丐幫幫主托付你?”那姑娘顯然有些不相信,卻也沒有糾纏這個話題,沉默片刻,才道:“我.....我向你打聽一個人,不知道你是否認識?”但隨即道:“罷了,你不會認識他,他無名無姓,你這樣的朝廷大官,不可能認得他。”
      “無名無姓?”齊寧好奇道:“姑娘要打聽的人長得什么模樣,是男是女?他既然沒有名字,長相你總該曉得。”
      “他也不是沒有名字。”姑娘輕嘆道:“只是他從來不對人提及,所以都只知道他的綽號。”
      “有綽號?”齊寧靠坐在那洞孔邊上,輕聲道:“看來他是混跡江湖了,我對江湖人物知道的也不少,你不妨告知我他的綽號,也許我聽說過也未可知。”
      “他也是丐幫弟子,不過.....不過可沒什么名氣。”姑娘道:“他曾對我說,總有一天他也能成為丐幫的舵主,只要成了舵主,就不用顛沛流離,雖然還是乞丐,卻能夠衣食無憂。”
      齊寧心想這姑娘打聽的人竟然以成為丐幫舵主為目標,那么其身份自然比舵主還要低微得多,他如今雖然也算是丐幫的代任幫主,可是認識的丐幫弟子并不算多,京城鬼金羊分舵他倒是頗為熟悉,其他分舵卻是陌生的很,二十八分舵的舵主,真要說起來認識的也不多,就更不用說比他們更低微的丐幫弟子了,看來這姑娘所打聽的人自己還真不會認識,不過卻還是道:“在丐幫混的久了,若再有些本事,當上舵主倒也不算太難,是了,姑娘,那人的綽號是什么?”
      “他.....他叫小貂兒!”姑娘聲音變得十分柔和:“他是方煌手底下的丐幫弟子,早先也是難民,后來流落到會澤城,方煌看他手腳靈活,就....就讓他加入了丐幫。”
      齊寧聞言,全身一震,雙目睜大,赫然轉身跪在地上,俯下身從洞孔向外瞧,但那洞孔只有尺許見方,只瞧見離洞口一步之遙的距離,那姑娘穿著一雙粗布鞋子,僅只能看到腳踝處,再上面卻是看不清楚。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