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女生小說 > 重生家中寶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誨人不倦
        長順:“這幾天考試了,您照顧長庚辛苦,我們在姑姑家里,姑姑同奶奶幫我們輔導呢。”

    孫怡也能輔導孩子,不過有長庚在呢,三孩子一起輔導確實有點吃力。

    所以兩孩子去小姑家里原來是輔導學習的。那就不說什么了。

    李紅旗媽媽笑瞇瞇的看著長順,這孩子可真是懂事,會說話。

    這都不用她開口就把孫怡擺平了,而且站位好呀。沒看到孫怡臉色都好看了嗎。

    朱小四還趁機為了大侄女打探敵情呢:“親嬸兒,田蜜姐這兩天忙嗎,您也讓田蜜接給長庚輔導一下。”

    提到田蜜,孫怡臉色果斷不好看了:“你田蜜姐回家那是踩著點走的,要不是給她下了門禁,估計我黑白兩頭都看不到她的人。指著她給孩子補習,那還是算了。回頭我讓你三嫂回家給我們長庚補習。”

    李紅旗媽媽那邊高興了,那就好,我們能在大院里面多玩一會。

    朱小四笑瞇瞇的:“難怪最近沒怎么看到田蜜姐呢。”

    孫怡:“不說她了,有跟我鬧氣呢。”

    朱小四心說,她不光同您鬧氣,她還記恨我們家長寶呢。

    各回各家,李紅旗媽媽那邊就對著李紅旗爸爸還有朱小四說了:“哎,你看看家里有個大男大女的多操心呀,將來咱們家的孩子,可得早點張羅對象。”

    李紅旗爸爸翻白眼,那也得家里有那么大的孩子呀。

    朱小四樂呵呵的哄著公婆:“到時候都聽媽的。咱們家孩子想要找什么樣的,什么時候找對象,那都得爺爺奶奶說了算。”

    李紅旗爸爸都搖頭了:“她那時候眼睛都不見得能看得見,又聾又瞎的,能瞧出來什么呀,你聽她的,那不是坑咱們家孫子孫女么。”

    李紅旗媽媽能愿意聽嗎:“死老頭,你怎么這么不會說話呀。到時候咱們在不在還不一定呢,那不就是順著說嗎,你順著我一次怎么了。”

    李紅旗爸爸在這個問題上頂認真了:“那可不成,萬一你還在呢,還老糊涂了,孩子當真了怎么辦,這事可先說清楚了呀,不管是你們還是我們都別瞎攙和,咱們聽孩子的。”

    這老兩口子為了一個還不存在的孫子孫女的將來那都要寫下家訓了。

    朱小四下意識的摸摸肚子,趕緊懷個孩子吧,他們家缺這個。但愿天遂人意。

    孩子考試,田野沒怎么操心,長順讓人放心,朱小四那就更讓人放心了。

    她想要回老家,肯定要把省城的事情料理料理。不能讓小四一個書架都在這上忙活。

    然后每天出門的時候,別說還真是看過人家唐雷這個小伙子在這條街上溜達。挺負責任的。

    不過就是牛大娘看著人家小伙子的眼神太過火熱,這要不是牛大娘歲數大了,非得讓人誤會不可。

    偶爾看到過來找長寶麻煩的田蜜,兩人還能點個頭打聲招呼,別的就沒有了。

    牛大娘在邊上看的有點著急了,這年輕人怎么一點沖勁兒沒有呀,磨磨唧唧的竟然半點進展沒有。

    這不是晚上就過來找田野打聽唐雷同田蜜的事情了。

    田野裝傻,這事堅決不能攙和進去,田蜜要是知道,會砸了他們家的:“大娘你說誰呢,唐雷,田蜜,他們沒關系呀。”

    閨女都讓人記恨上了,自己傻了才瞎攙和呢。

    牛大娘:“怎么沒關系呀,兩人處對象呢,相處的可好了,田野呀,你就沒聽田蜜說過小伙子什么呀。”

    田野搖頭將裝傻進行到底:“您不是誤會了吧。”

    牛大娘:“哪來的誤會呀,要不是為了看小伙子,田蜜那丫頭這兩天怎么總是往這邊跑呀,往日你見她來了嗎。肯定是看上小伙子了,才往這邊跑的這么勤快的。”

    田野抽抽嘴角,田蜜過來找長寶的,這話說了估計牛大娘也不信。

    問題是這要是讓田蜜知道,還得把帽子給他們家長寶扣上。話說她閨女在這事上還真是挺發揮作用的,處處都有他們家長寶的身影。難怪田蜜這么急吼吼的要收拾小丫頭片子呢。

    田野無語的聽著牛大娘那邊說著田蜜怎么心儀人家小伙子,小伙子怎么中意田蜜。

    哎,要是光聽牛大娘說的話,估計田蜜的好事都要近了。牛大娘這張嘴呦。真不知道說她什么好了。

    田野:“既然這樣,您干嘛著急呀。該來的跑不了。”

    牛大娘愁眉苦臉的:“你們這些年輕人到底在想什么呀,你說兩人都這么好了,為啥就沒人張羅定親呢。咋個意思呀。”

    田野:“那不是人年輕人的事情嗎。人家都不著急,您也別跟著著急了。”

    牛大娘一張臉為了他們家過日子都沒有這么發愁過:“怎么不著急呀,我急,你大媽也急呀,你說好不容易親事有著落了,就差那么一腳,咋就踢不進去呀。”

    跟著:“這小伙子也是,怎么不知道著急呢,不行,要是在這么著,我得去他們家找家長去,這不是忽悠人家姑娘呢嗎。”

    田野趕緊給攔住:“別,您千萬別,或許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安排,或者人家沒發展到這地步呢,咱們這么攙和不好。更不好攙和人家家長。”

    牛大娘:“那不是早晚要見家長的嗎?”

    田野只能換個角度了:“是呀,讓人家長以為咱們太上趕著也不好,回頭田蜜還得同人過日子呢。”

    牛大娘一拍手:“對,這事就不能顯得咱們太上趕著了,得端住了。回頭我就找小伙子好好問問。”

    田野:“您是應該同小伙子好好說說。到底有沒有這么回事呀,沒有就解釋清楚了。”

    真心的,別再這么攪合下去了。

    牛大娘白了田野一眼:“怎么就沒那么回事呀,你是不是親姐妹呀,怎么就聽著你咋這么不盼著人田蜜好呢。”

    田野差點氣背過氣去,那是她盼著好就能好的嘛,那不得講究個事實呀。

    根本就沒有的事情,非得讓你們給鬧騰的滿城風雨,掰扯不清,結果還都是別人的不是了。

    你說這老太太怎么就那么能扯呢。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