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戰爭承包商 > 第八十二章 混入
?    趴在雪地之中的余志乾,將莫辛納甘放在自己的雙臂中間的位置,就像是用雙手托著步槍,然后往前一點點的挪動,找到一個可以清楚看見戰場情況的位置。

    “砰!”

    一聲槍聲響起,不遠處響起了一聲槍響,余志乾立刻停下自己的動作,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瞇著眼睛看向槍聲的位置,不遠處的雪地里,如果不注意觀察,很容易忽略的地方,有兩名芬蘭狙擊手,正趴在那里,襲擊潰逃的蘇聯人。

    余志乾瞇著眼睛,一點點的向著他們的位置摸過去,而側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芬蘭人的騎兵,余志乾沒有慌張,依舊趴在地上慢慢的移動著,現在他的裝扮和芬蘭人差不多,都穿著一身白色的披風,拿著制式步槍,除了一張亞洲人的面孔之外,和一名芬蘭狙擊手看起來沒有區別。

    這群芬蘭的騎兵,在追擊潰逃的蘇聯人,而且他們用的戰術十分有趣,沒有穿插到蘇聯人后方,堵住他們撤退的唯一道路,而是一直和蘇聯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然后利用自己的機動性,不斷的射擊,收割著蘇聯人的性命。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芬蘭狙擊手也利用雪橇在兩側趕路,他們和蘇聯人的部隊保持著兩百米的距離,然后找到合適的位置之后,就會尋找到一個適合的狙擊陣地,進行射擊。

    這種襲擊,一次并不能給蘇聯人帶來重大的傷亡,但是麻雀戰術讓敵人疲于應對,一點點的從蘇聯人的身上咬下血肉,一次可能只會帶走幾名蘇聯人的性命,但是在天黑之前的這段時間里,每分鐘都會有蘇聯人倒下。

    如果蘇聯軍隊準備反撲,這群芬蘭人就會在一瞬間四散而逃,當蘇聯人放棄追擊之后,他們會再一次的聚集在一起,繼續撕咬著蘇聯人。

    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余志乾露出半個身體,站了起來,看向四周,心中盤算著,這么大規模的戰斗,西蒙海耶也許就在周圍,但是具體在哪里余志乾不知道。

    越來越多的芬蘭狙擊手從余志乾身旁劃著雪板而過,余志乾微笑著沖他們揮了揮手,這群芬蘭人說的話,余志乾可以聽懂,而且余志乾自己也會芬蘭語,這不知道是不是的系統給的一種福利。

    “伙計,別愣著了,我們一起追擊吧!”

    這個時候,之前余志乾的目標,兩個芬蘭狙擊手也站了起來,看見余志乾之后,大聲的說了一句。

    “我的雪板丟了,現在已經追不上了!”

    “好吧,你可真倒霉,你可以選擇回營地之中,重新去領一個雪板,我們先走了!”

    說完之后,立刻用力的一滑,向著蘇聯人逃跑的位置追了過去,而余志乾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之后,拿出一個望遠鏡,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戰場情況,到處都是尸體,但是大多數都是蘇聯人的尸體,芬蘭人只有不到三十個倒霉蛋被流彈擊中犧牲。

    而此時周圍剩下的芬蘭人不多,他們正在打掃戰場,余志乾看了一下,都是一群剛剛入伍的新兵,來這里只是為了感受下戰場的氛圍,沒有什么有價值的目標。

    “營地嗎?不知道在哪里!”余志乾腦海之中將營地這個詞語給記了下來。

    芬蘭人不可能在雪地之中自由活動幾個月,周圍肯定有一些秘密補給的地方,余志乾一直沒有找到這個地方,不過現在看來,卻有了機會,這群新兵,他可以混進去,找到營地的位置,守著營地,說不定就能夠找到西蒙海耶。

    “喂,伙計們,你們看到西蒙海耶了嗎?”余志乾在雪地之中,一深一淺的走到戰場邊緣,隨意的檢查了一名蘇聯士兵的尸體,然后詢問不遠處的芬蘭新兵。

    芬蘭新兵看見余志乾手中的莫辛納甘之后,臉上立刻露出了崇拜的神情,相比于其他國家的軍隊,芬蘭軍隊武器制式方面有些不同,別的國家老兵用沖鋒槍,步兵用栓式步槍。

    但是芬蘭人在嘗試了狙擊手的甜頭之后,只有一些槍法比較好的狙擊手,才能夠使用這種芬蘭版的莫辛納甘,而更多的士兵使用的是一些沖鋒槍,和長的莫辛納甘,原因也是因為,芬蘭人制造的武器,往往都是精品,但是價格卻都十分的昂貴。

    “報告長官,我們沒有看到!”

    余志乾聽到之后,擺了擺手,繼續妝模作樣的檢查了一下之后,跟著這群打掃完戰場的新兵,向著營地的位置出發。

    一路上余志乾沒有說話,一直跟在隊伍的最后面,聽著這群芬蘭士兵聊天,可以確認一點就是,西蒙海耶確實是在這周圍出沒,但是具體的位置,但是由于狙擊手有很大的自由空間,他們可以自由活動一個星期,兩個星期,除非彈藥耗盡或者別的原因,他們會一直在外面活動,所以沒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最為讓余志乾感到神奇的是,芬蘭雖然是一個軍事小國,但是步話機和電臺這玩意,使用率要高于現在的很多國家,往往一個十幾個人規模的狙擊手小隊,都會配一個電臺或者步話機,只是由于條件比較惡劣,他們一般會選擇放在一些隱蔽的位置,會在專門的時間去查看而已。

    余志乾聽著這群芬蘭士兵聊著天,一路默不作聲,這些新兵也沒有過多的詢問,他們都知道,這些狙擊手都很少說話,在營地之中,早就已經習慣了,如果余志乾太過于活躍,反而會引起他們注意。

    由于俄羅斯語和芬蘭語的不同,所以這群芬蘭人也沒有向著間諜方面想,而且余志乾的芬蘭語還加著一點點的口音,聽起來十分的地道,余志乾甚至聽到幾個士兵小聲的議論著,可能和余志乾是老鄉,還有人慫恿著過來和余志乾攀關系,也許余志乾可以將他當成自己的副手,帶他出去狙殺蘇聯人。

    一路上,只是從這群新兵的聊天內容,余志乾能夠感受到這群芬蘭同仇敵愾的決心,蘇聯人這場戰爭能打的那么慘烈,除了蘇聯自身問題,芬蘭人的抵抗決心也不能小視。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