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戰爭承包商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泰勒
?    車隊用了二十分鐘來到了小鎮之中,他們沒有注意到在距離他們大概三公里的西方,黑暗之中有一輛車剛剛停下來抓了一個舌頭,正在進行審問。

    “將小鎮包圍起來,里面所有人都抓起來,不許他們進出,走吧,我們去看一看這個惡魔,背叛者到底長什么樣子,我要親手殺了她!”

    泰勒走下車之后,先是點燃了一根煙,然后下達了命令,手下立刻將進出村落的道路給堵了起來,更多的人,沖入了這個小鎮之中,挨家挨戶的踹門走進去,開始檢查鎮子里的所有人。

    “啊!救命啊!”

    “求求你們,這是我最后的食物了!”

    “我是奧萬博族的,我是奧萬博族的,不要殺我!”

    “求求你們放過孩子吧!”

    當一群沒有任何素質和軍紀的士兵沖進一個小鎮之中,會發生什么事情,所有人都明白。

    雖然泰勒下令是讓他們搜查了一下,將所有人都集中起來,但是這群士兵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搶劫。

    一名黑人士兵踹開一戶人家之后,第一時間不是去抓人,而是將所有的東西都掀開,尋找里面藏著的任何有價值的東西,這些東西可以是一雙還沒有穿爛的鞋子,一塊已經不走的手表,或者一個不知道什么用途的掛件。

    反正只要被他們盯上的東西,一切都是他們的,不能夠有任何的反抗,不然迎接反抗者的就是槍托,一槍托砸在腦袋上,運氣好一點的只是血流滿面,嚴重點,可能會昏迷掉,當然也有可能直接被打死。

    哀嚎聲,叫喊聲,慘叫聲,還有撕心裂肺的叫聲混雜著幾聲零星的槍聲,讓這個小鎮的夜晚變成了永遠難以磨滅的印記,多年后,這個小鎮的人,都會記住這個恐怖的夜晚。

    混亂持續了半多小時,這個小鎮基本上搜刮不出多少的油水,年輕力壯有能力的人,大多數都已經離開了,開始了自己的逃亡之路。

    留下來的都是一些老弱病殘,他們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會死在遷徙的路上,就像是納米比亞平原上的動物一樣,被淘汰,甚至他們的尸體還會被饑餓的人當成食物。

    一個小鎮的人被集中起來,一共不到三百人,都是老弱病殘,還有一些孩子,渾身就是一個皮包骨,有些人甚至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根本無力反抗反政府軍的洗劫。

    泰勒穿著一身鮮紅色的大衣,站在這群被強制命令跪在地上的人面前,挨個挨個掃過了一眼,最后緩緩的開口:“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泰勒,是一名奧萬博人,你們這群該死的辛巴族人,如果在今天以前,我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你們,但是你們運氣很好,我今天心情很不錯,因為我就要找到我一直以來的仇人!”

    說完之后,露出了自己的白牙齒,然后從兜里拿出了一些巧克力還有美元:“現在只要你們告訴我,瑪雅在哪里,這些東西就都是你們的了,我知道你們中間很多人,已經沒有食物了,這些錢足夠你們活下去,哦對了,那個叫做瑪雅的人,你們叫她卡莎公主!”

    說完之后,輕輕的走到人群之中,看見一個小孩,慢慢的蹲下身子,將手中的巧克力揚了揚:“小朋友,你想吃這個巧克力嗎?”

    這個黑人小孩沒有任何的回答,依舊是低著腦袋,跪在地上,一動不動,泰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的惱怒,但是還是保持著理智:“小子,只要你告訴我,卡莎公主在哪里,這些巧克力就是你的了!”

    但是這個小孩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身旁的助手立刻走上前去,抓著這個小孩的頭發:“小孩,將軍問你話呢!”

    當時當他將這個小孩的腦袋抬起來的時候,發現這個小孩已經死了,就在剛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氣,一個一米左右的孩子,死的時候體重甚至連三十斤都沒有,渾身除了骨頭,沒有任何的東西。

    “該死,一個死人!”泰勒拍了拍自己的披風,感覺有些晦氣一樣,走到下一個人面前,一個黑人老人,同樣蹲下身子:“告訴我,那個叫做卡莎的人在哪里,這些都是你的!”

    這個老人沒有搭理這個泰勒,反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泰勒眼睛一瞇,將手槍指著這個老頭:“既然你們不配合,那么我就沒有辦法了,我今天就要找到那個叫做瑪雅的人,或者說叫做卡莎的公主,如果你們不說,我就會殺掉你們!所有人!”

    最后一個所有人,幾乎是吼出來,表情猙獰,所有黑人被嚇得往后退了一點點的距離。

    而泰勒看到他們怕了之后,興奮的舔了舔嘴唇:“我數到三,如果你們不指出來,我就殺了這個老頭,現在我開始數了!”

    “三!”

    “二!”

    “一!”

    “砰!”

    一槍,泰勒一槍直接將這個黑人老頭給打死,所有黑人只是整體的身體一顫,并沒有說話,仿佛他們不會說話一樣,死都要守住這個秘密。

    這個時候,助手輕輕的碰了碰泰勒將軍:“將軍,將軍,你這樣是沒有用的,你……”

    泰勒立刻將槍口對準了自己的手下:“你說我的方法沒有用,那么你告訴我,我應該怎么做,你來嗎?如果你找不到我要的人,我殺了你!”

    泰勒有點瘋,這種反政府軍的軍閥,都有一點癲狂的樣子,他們原本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混混,小偷,黑幫分子。

    現在搖身一變變成了掌握別人的生死將軍,這種自己的能力和權利不對等之后,無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就會變得極端,顯然泰勒就是典型。

    以前他被人欺負,辱罵,現在任何辱罵他,違抗他的人都要死。

    被泰勒用槍指著腦袋的助理有點慌亂,喉結急速的上下竄動著,最后還是緩緩開了口:“那個將軍,你要說官方語言,你說的是我們奧萬博語,他們是辛巴族人,聽不懂!”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