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戰爭承包商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完成任務
?    “頭,還有兩黑人上不來!”

    “讓他們守住二樓就行了,等會接應蘇巴耶夫!”

    “收到!”

    皮特是最后一個上來,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和余志乾在頂樓匯合,樓頂一共五個人,余志乾,約翰,皮特,指導員,達拉。

    余志乾示意所有人放低腳步:“不要亂動,注意腳下,他們就在下面能聽見,我來查看一下他們在哪里房間!”

    說完,余志乾輕悄悄的走到樓梯口的另外一面,慢慢的將自己的腦袋給探出去,仔細的看了一會之后,通道的那一側的房間全部的窗戶都關的十分嚴實,余志乾沒有辦法看到里面的情況。

    但是另外一側,卻還是能夠發現一點端詳,余志乾在另一側大概中間位置,發現隱隱約約有些燈光。

    余志乾一邊繼續往前,一邊小心翼翼的挪動了過去,最后可以確認,這個房間之中確實有燈光傳出,自己的目標法爾考應該就在樓下方的屋子。

    “大家過來,動作輕點,達拉,一點點的,慢慢的的,學著約翰的動作!”

    “收到!”

    一群人如同走貓步一樣的,來到余志乾位置邊緣,然后緩緩的將自己的背包打開,將里面的繩索全部都拿出來,找到固定點之后,沖著余志乾豎起大拇指。

    “準備!”

    余志乾也拿著繩子,準備速降,看見身旁的其余四人都對著自己豎起大拇指之后,用手將繩子一丟:“降!”

    五個人幾乎是同步行動,同時的從樓頂瞬間的降到六樓,在雙腳碰觸到地面之后,同時的松開了手中的繩子,在地上滾了一圈,撞到墻壁停下自己的身形,再迅速的將自己的武器從拿出來,整個過程一氣呵成。

    “達拉,皮特,你們注意樓梯口的敵人,約翰,跟我進去!”

    說完之后,余志乾一腳踹開了面前房間的大門,不過里面并不是余志乾所想的是法爾考的所在地,而是一個簡易的醫療站,之前受傷的日本傭兵被送到了這里,還有一個日本傭兵正在給他們急救。

    “清理掉!”沒有人理會國際人道主義,傭兵本身就不受這個保護,約翰對著屋子里就是一通掃射,幾名日本傷兵全部被擊斃。

    門外也響起了槍聲,達拉一槍打死了一個隔壁第二個房間里走出來的一名日本傭兵。

    “頭,前面第二個房間里有人出來!”

    “皮特往前推進,約翰,在前面!”說完之后,五人迅速的往前沖去,剛到門口,就發現有人要關門,皮特將自己的槍口塞入門縫之中,擋住沒讓他關上門,同時扣下扳機,一聲慘叫,關門的人被擊斃,而達拉則用力的推開門,兩聲槍聲,達拉中兩槍,倒在地上。

    但是緊接著余志乾沖了進去,一槍將拿著手槍的一名日本人擊斃之后,槍口指向了自己熟悉的法拉赫。

    約翰和皮特也都跟了進來,而皮特則被指導員拖著進入房間之中。

    “好久不見,法爾考先生!”

    屋子里只有三個人,一名被余志乾擊斃的護衛,井田三郎還有法爾考,看見余志乾之后,法爾考慢慢的將自己的手給舉了起來:“好久不見,不過我不是很喜歡這種打招呼方式!”

    “我也不喜歡,但是沒有辦法!”說完之后給約翰使了一個眼色,約翰迅速的走到井田三郎的身旁,將他武器給拿下來丟到一旁,法爾考同樣如此,不過現在的法爾考已經不帶槍了,畢竟已經是總統,不是將軍。

    “你是日本傭兵團的團長?”

    “是的!”

    “那么你應該知道怎么做!”

    “我現在就通知我的手下立刻放下武器,先生,按照我們傭兵界的規矩,我可以用錢買我還有我手下的命!”

    “當然,不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先讓你的手下放下武器吧!”

    “好!”

    井田三郎十分的光棍,雖然說非法傭兵不受日內瓦公約等各種東西保護,但是非法傭兵之中有自己的規矩,比如在一場戰斗之中,被對方俘虜,可以用一定的贖金來買自己的命。

    既然被對方俘虜,井田三郎就立刻投降,現在的日本人已經不是之前接受天皇洗腦子那群喊著板載板載的日本人,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皮特,你和指導員去看一下,如果他手下沒有繳械的話,通知我一聲!”余志乾一邊把玩著自己的手槍一邊笑嘻嘻的看著井田三郎。

    井田三郎點頭哈腰的沖著余志乾鞠了一躬,然后迅速的對著耳麥說了幾句話之后,看著余志乾:“我已經通知手下放下武器,希望您也能夠遵循規則!”

    “當然,我們最守規矩了!”說完之后,輕輕的指了指井田三郎,約翰走過來用繩子將他捆了起來,丟在一旁,而余志乾則笑瞇瞇的看著法爾考。

    “法爾考先生,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殺我,我那你錢給你辦事,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最怕麻煩,你為什么要做的這么麻煩?”

    余志乾一直有一個疑惑,就是法爾考為什么非要殺了自己,自己雖然知道不少事情,但是這些和自己沒有關系,自己也不會大嘴巴說出去,綁架一個總統聽起來很酷,要是被別的國家情報組織知道了,鐵定上黑名單。

    “我能抽煙嗎?”

    “可以,對于老朋友,我不會像對他一樣!”

    “那就好!”法爾考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個打火機,但是余志乾卻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法爾考先生,要有誠信,你這種小把戲有點不夠看!”說完之后將打火機拆開,是一把微型手槍,里面還有三發子彈。

    法爾考臉色有點難看,看著余志乾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比較好,又仿佛解脫了一樣:“我當時想出這個計劃的時候,我就有感覺,我可能會失敗,只是沒有想到失敗來的這么快,你是怎么和卡魯搞到一塊去的?”

    “他?一直都是哥根布的人,如果你讓我當時殺了哥根布,就不會有這么多事情了!”

    法爾考搖了搖頭:“他不能死,他死了,納米比亞的財政就徹底崩潰了,所以一定要活的,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件事,你的公司不是我炸的!”

    余志乾笑了笑:“當然,我知道,你不會那么傻,這種小孩子報復別人的把戲,你應該做不出來,我猜的不錯應該是哥根布做的,為了就是能夠讓我死心塌地的幫助他,顯然他成功了!”

    法爾考聽見余志乾的話之后愣了一下,沒有想到余志乾居然知道這件事,他一直以為余志乾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余志乾笑了笑:“玩權謀這種東西,我推薦你看一下孫子兵法!”

    “那你打算怎么辦?”

    “我這人拿錢辦事,拿了報酬,那么我就完成任務,不過我公司大樓被炸了這件事,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賠償問題,不是和你,而是哥根布!”余志乾說到這里的時候,眼睛一瞇,劃過一絲絲的精光。

    “你如果幫我干掉他,我可以再給你一大筆錢!”

    “如果以前,我會答應你,但是現在!”余志乾攤了攤手。

    這場游戲玩到現在,余志乾已經覺得累了,這種事情余志乾也不打算參合進去,拿出一部手機撥通了哥根布的電話。

    “你們抓到法爾考了!”

    “已經抓到了,你要和他說兩句話嗎?”

    “不用了,直接帶到總統府就可以了!”

    “沒問題!”

    “走吧,法爾考先生,我只能祝你好運!”

    當余志乾從這棟大樓出來的時候,加起來不到十人,黑人最終只有兩個人活了下來,余志乾手下達拉中兩槍,不過有防彈衣,擋住了手槍的子彈,沒有什么生命危險。

    蘇巴耶夫被擦傷,萊克中了一槍肩膀,不過用了一些自己制作的神奇草藥,也應該沒事。

    溫得和克已經亂成一團,不過隨著余志乾將法爾考活捉之后,事情出現了轉機,政府軍方面開始放棄抵抗,哥根布和卡魯的手下進駐溫得和克,余志乾帶著法爾考進入總統府,等待哥根布。

    “我的朋友,你干的不錯,我知道你一定能夠完成任務!”哥根布看見余志乾身旁的法爾考的時候,眼睛立刻亮了起來,用力的擁抱了一下余志乾。

    余志乾笑著和哥根布分開,然后指了指法爾考:“任務完成!”

    “是的,十分出色的完成,我想有機會我們一定會再一次的合作!”

    “當然,我也希望如此!”

    “我想單獨的和法爾考聊一會,你們先去休息一下?我已經讓人收拾一下總統府,等會你們就住這里!”

    余志乾搖了搖頭:“哥根布先生,休息的事情,現在不著急,在你和法爾考聊天之前,我想有一件事,我需要和你求證一下,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我!”

    “你問,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會如實相告!”

    余志乾得到這個答復之后,滿意的點了點頭:“希望如此,我想知道,到底是誰炸了我的公司!”

    余志乾說到這里臉上依舊掛著笑容,而哥根布臉上的笑容突然的停止,氣氛突然的凝固。

    ps:有爆更活動,現在打賞有返還,大家可以打賞,我已經報名參加了黑馬賽,到時候按照我更新可能會返還二十四左右吧,大家現在可以加油打賞,寫書不容易,感謝大家一路支持,五月一號開始,每天日萬,也求月票,求打賞,今天兩更六千字奉上。最后說一句,現在打賞有返利,大家沖鴨,跪著各位。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