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歷史小說 > 諜海王牌 > 第五五九章 抓內鬼
    老齊連續打了兩個電話,用時一共都也就十多秒。大約再次間隔了兩分鐘不到,就聽那個窗口負責監視的特工說道:“目標正在朝酒店走……進入酒店了……失去目標身影。”

    沒一會老齊再次接到了一個電話,聽了一會便放下了聽筒,說道:“目標回去了。”

    莊曉曼這時候在旁邊說道:“處座,他不是要刺殺你嗎?而且他到了東新區,可能是在尋找伏擊地點。”

    范克勤點了點頭,說道:“嗯,東新區……聽剛才那幾個電話匯報說,他途中倒是有過停留,但是沒有跟什么人有過接觸,可以肯定不是接頭。等等吧,現在可能性還是有點多了。但你說的,我感覺應該是正確的。”

    這話說完沒幾分鐘,就聽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篤篤篤……篤篤篤!”三加三的暗號正確。一名特工立刻來到了門前,將門打來,之前負責跟蹤的那四個人魚貫而入。

    等門都關好后,其中有個年齡最大的人,開始匯報情況,而且還管老齊要了張地圖。用手劃著道路,敘述道:“處座,組長,這小子剛開始走了大約兩條街口,然后上了一輛人力車。我們兄弟幾個,一陣小跑,好不容易才各自找到了車子,這才跟上,不過等他到了新東區,立刻就下了車。我們再次按照約定跟上……”

    他講話的習慣,還沒有完全和范克勤的風格契合。所以范克勤總是在某處細節打斷他的話頭,詳細問明,這才讓他繼續。等問到了第三個問題,這個人也知道了范克勤的風格,那就是只要自己那塊略微說的不仔細,范克勤就會發問,是以他也開始詳細的敘述起來。另外的三個人也在一邊給他補充,所以最終,說的情況,還是非常細致的。

    原來,神秘人坐上黃包車之后,到達了東新區,只是剛剛一到立刻就下了車子,然后在一個街邊的攤子,買了點吃食,一邊走一邊吃,就仿佛不趕時間的路人一樣,逛街溜達。但關鍵點就是,他曾經在某處停留過,而且停留的位置,讓范克勤十分注意。那就是成衣工廠,后方的街道,他在那進入過一個二樓的門洞。不過究竟到了里面干了什么,跟蹤的四個人就不知道了,因為只要進去被發現的幾率太高。

    第二個他停留的位置,竟然是那個高點,而且也是進入了門洞。第三個進入的地點,是成衣工廠,左側一條街外。不過這里,他卻沒有進入什么地方,反而是走的很慢,而且在這條街上來回溜達了好幾次。跟蹤的四個特工,剛開始還以為自己暴漏了呢,對方在做反跟蹤的動作,后來才發現不是,而是這個小子就是在那個街道上來回的走而已。

    第四個地方幾乎跟上一個一樣,不過地點卻在成衣工廠的右側一條街外,也是反復的走了很多次。最后,神秘人又在周圍很多地方都瞎溜達,幾乎將成衣工廠周圍的地方全都逛了一遍,要不然也不能到這個時間才回來。

    聽他們敘說完成,老齊看了一眼莊曉曼,說道:“處座,這小子……像是在偵查啊。剛剛莊秘書說的,真是有可能的。”

    范克勤點了點頭,沉吟了片刻,這才說道:“看他的行為,一定是在偵查。如果曉曼剛剛說的成立,我就有點不理解了,既然選擇的伏擊地點就是在東新區,那他怎么能夠肯定我就一定會去那呢?如果我不去的話,他做的可都是無用功啊。”

    老齊說道:“可能……”跟著將聲音壓到極低,接著道:“是用那個內鬼?臨時將您騙過去?”

    莊曉曼說道:“處座,局座不是今晚……有事情嗎?要不咱們回局里去看看?”

    范克勤點頭,道:“嗯,應該看看。”跟著看向老齊,道:“行了,老齊,你在這盯死他,我和曉曼先回了。”跟著起身和莊曉曼往外走去。

    挎著胳膊,情侶一般走過了一條街,找到了車子后,范克勤兩個人沒用多長時間,再一次的回到了安全局。

    一進大門,范克勤說道:“行了,曉曼,你也回去吧。應該沒事了。”不過莊曉曼覺悟很高,只說自己回去也沒什么事,不如在這還能幫范克勤跑跑腿什么的。

    范克勤也不強求,直接上了樓,一看顧惜君正坐在外面,就知道孫國鑫這是真要動手了。等進到了孫國鑫的辦公室之后。果然如同料想的那樣,一問后,孫國鑫點頭,回道:“半小時前,我布置的人出發了,現在想來,他們應該已經動手了。”說罷,拿出兩支雪茄來,扔給了范克勤一支。

    現在這個扔煙的行為,好像已經被錢金勛和范克勤發揚光大了,就連孫國鑫都學會了。當然,整個局里能讓他扔煙的也就范克勤兄弟二人了。

    點燃抽了一口之后,范克勤說道:“局座,中午開會怎么樣?戴老板怎么說?”

    孫國鑫拿手微微轉動著雪茄,緩聲說道:“戴老板已經口頭上答應了,不過真正落實,還得等幾天,畢竟戴老板也得跟委座以及軍委會打招呼啊。但……我估計問題不大。以前軍統的人事任命,一般都是戴老板一言而決的。這次應該也不例外。”

    他們倆剛剛說到了這里,桌子上的電話就響了,孫國鑫十分麻利的抄起聽筒,道:“喂……嗯……很好,立刻帶回來。另外,將高大全家里徹底搜一遍,但是也要注意,就像我之前說的那樣,動靜不可以太大,而且要盡快。否則很可能引起別人的注意……嗯,我等著。”說完,直接掛斷。

    孫國鑫再次抽了口雪茄往后一靠,說道:“行動順利,人已經拿住了。正在往回押解的途中,一會就到。”跟著頓了下,又道:“剛剛你進來時說,那個神秘人動了?”

    范克勤點頭,當下把之前在五湖酒店發生的情況,說了一遍。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