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話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欺人太甚?
廣場之上的空氣,陡然凝固起來。
轟……
電光火石之間,一陣沉悶的轟鳴聲如驚雷炸開!
噗嗤……
鮮血噴灑,一道身影飛速倒飛而出。
寒風當中,氣浪朝著四周肆虐而去。
那一瞬間,所有人瞪大了眼睛,露出可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可能……”
“氣海九重天的妖族之人竟然……被一拳轟飛了!”
“我不會看錯了吧?”
足足過了片刻,直到那一道身影狠狠砸落在數十米之外的地上,塵埃漫天,回過神來的人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們看到了什么?
沒錯!
此刻所有人赫然看到,在這一招交鋒之下,刑天口中那所謂的堂兄——萬獸山氣海九重天的天驕,竟然被一拳給砸飛了!甚至,有耳尖的人聽到,這個氣海九重天的家伙,體內傳來了骨骼斷裂的聲音!
只怕他的內傷遠比看起來的更加嚴重。
氣海九重天的強者,在這一擊之下,竟然毫無抵擋之力!這簡直顛覆了所有人的想象。
不說是那些圍觀之人,饒是王昊與泰有錢和周山,都忍不住目瞪口呆。
“這家伙,到底是誰?”
泰有錢嘴角一抽,朝著王昊看去。
他不知道,王昊怎么跟這么一個恐怖的家伙認識了。
妖族的氣海九重天強者啊!要知道,妖族之人,本就是身軀強悍,天賦異稟,同層次交鋒,妖族往往能夠占據上風。
但是現在……
這個在之前被人們視為白癡的雞冠頭,竟然爆發出如此兇悍的戰斗力!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也不清楚!”
王昊哭笑不得。
在這之前,王昊隱隱能夠感受到,這雞冠頭不凡,絕非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白癡。
要知道,迷宮世界,那一道道圍墻何等堅韌?就算是王昊找到了薄弱之處,想要轟破,也不容易吧?而這家伙做到了,這樣的人會簡單?
正是因為如此,剛才這雞冠頭露出一副白癡的姿態,王昊不知道該說什么。
果然,這家伙是在扮豬吃老虎啊!
但是,無論如何,王昊也想不到這家伙戰斗力如此變態!
最起碼,他已經踏入到了氣海九重天的序列當中!這是王昊的第一判斷。
“切……我還以為多強的家伙呢!原來也就是弱渣!還氣海九重天,丟不丟人!早知道這樣,小爺我就不用這么擔心了。害得小爺我被嚇掉了好幾年的壽命……”
就在眾人各異的神色當中,一擊之后,雞冠頭撇撇嘴,滿臉不屑。
“小老虎,現在咱們說說,你要打死誰來著?要打殘誰來著?”
緊接著,雞冠頭朝著面色僵硬的刑天看去。
“你……到底是誰!”
刑天和他身邊的那幾個萬獸山弟子周身緊繃,一臉防備的看著雞冠頭。
與之前的輕視和嘲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這一刻他們每個人臉上露出是滿滿的沉重。
“我?王昊的兄弟啊!”
雞冠頭咧嘴笑道。
“廢話少說!就你們這實力,還喊打喊殺的,丟不丟人。看看小爺我,沒事干低調點!知道什么叫做低調嗎?你們這么囂張,真的好嗎?”
雞冠頭走到刑天身前,伸手輕輕拍打著刑天的臉頰,一臉不屑。
啪啪啪……
看似很輕的拍打,卻是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啪啪聲,這耳光當真響亮無比。
“你……”
刑天眼中滿是憤怒,神獸阻攔而去。
啪……
只是,還不等刑天阻攔成功,一陣更加刺耳的耳光聲傳來。
噗嗤……
鮮血噴灑,隱隱之間,看到一顆牙齒飛向長空。
這一巴掌之下,刑天來不及抵抗,直接被抽飛了出去。
清脆的耳光聲,讓所有人的心,不由得抽了一下。
聽上去,很疼的樣子?!多少人,那一瞬間,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仿佛這一巴掌就是抽在自己身上一般。
眾人的認知,這一刻仿佛被顛覆了。
這雞冠頭到底是誰?之前在天玄劍宗演武場內,竟然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還有,這家伙真的低調嗎?
就那一頭的紫色雞冠頭,就注定了他會低調。他這么教育人家,真的好嗎?
人們仿佛能夠感受到此刻萬獸山眾人心中的憋屈!
尤其是還站在王昊等人身邊的封陽和晁星月,這兩人面面相覷,看著王昊嘴角一抽。他們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刑天有一句話說的沒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跟王昊這家伙走在一起的人,果然沒有幾個是尋常人。都是一群妖孽啊。
“你們三個,現在怎么說來著?還想人多欺負人少嗎?”
在王昊等人的感慨當中,一巴掌抽飛了刑天的雞冠頭,朝著剩下的三個萬獸山之人看去。
“我……我們……”
三人眼神閃爍,臉上滿是忌憚。
“我們是萬獸山之人……”
其中一個男子沉聲道。
萬獸山!靈界七大頂尖勢力之一。心中的驚恐,讓男子將宗門之名搬了出來,想要震懾眼前的雞冠頭。
“啪……”
然而,回應男子的只是一聲響亮的耳光聲。
快!準!狠!
男子根本沒有抵擋之力,如刑天一般被抽飛了出去。
“萬獸山……關我屁事!我問的是這個?”
又是抽飛一人,雞冠頭甩了甩自己的手掌,哼哼道。
“你們說!還想欺負人嗎?”
看著剩下的兩個萬獸山弟子,雞冠頭瞇著眼睛繼續問道。
“我們……”
有了前車之鑒,剩下的這兩個萬獸山弟子神色變幻不定!
憋屈啊!
身為萬獸山的弟子,他們何曾如此憋屈過?以前不都是他們欺負人家嘛?什么時候輪到人家如此欺辱他們萬獸山之人了?
心中有怒卻不敢說,這才是最讓人憋屈的事情。
而且,現在雞冠頭問這個問題,不是可笑嗎?
人多欺負人少……
他們現在的人算多嗎?已經有三個同伴被轟飛出去了啊。怎么看,也不是人多的樣子。更主要的是,他們真的能夠欺負得了這個雞冠頭嗎?
“我們沒有……”
想到這邊,兩個萬獸山弟子相視一眼,苦笑道。
啪啪……
隨著這兩人話音落下,兩聲清脆的巴掌聲傳來,這兩道身影也被抽飛了出去。
那清脆的耳光聲,讓眾人心中狠狠一抽。
太狠了!
這雞冠頭,太無恥了!這太欺負人了吧?
不由得,有人開始同情這幾個萬獸山的弟子。
圍觀的人,尚且如此,這兩個被抽飛出去的萬獸山弟子,更不用說!心中的委屈,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險些讓這兩人落下眼淚。
他們難道又說錯了什么?這世道,還讓不人,不,這世道還讓不讓妖族活了?
“沒想過人多欺負人少?那剛才是什么意思?跟小爺我開玩笑嗎?不知道把小爺我嚇到了?”
雞冠頭撇撇嘴。
“你,不要太過分了!”
看著雞冠頭如此羞辱萬獸山眾人,緩過氣,重新站穩了身形的那個氣海九重天男子,捂著自己的胸口,面色難看。
體內氣血還在翻滾,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胸骨被震碎了!若非自己是妖族,身體強悍,只怕已經無法站起來。剛才那一擊之下,自己非但沒有阻攔成功,反倒是遭受重創!讓這男子多出了一絲猙獰之色。
眾目睽睽之下,被如此羞辱,他不甘心。
看著身邊從地上爬起來,半邊臉腫得比山還要高的刑天等人,男子更是瞳孔一縮……
看起來,太慘了!
這雞冠頭,簡直是欺人太甚啊。
“我過分了嗎?我就欺負你們了,有意見?”
雞冠頭撇撇嘴,不緊不慢的朝著為首的這個萬獸山男子走去。
“別以為你氣海九重天就可以嘚瑟了,小爺我弄殘你,信不?”
來到男子身前一步站定,雞冠頭甩了甩自己的一頭紫發,哼哼道。
這話,聽著就欠揍。但是,又能如何?在雞冠頭展現出來的絕對實力之下,萬獸山男子是敢怒不敢言。
呼呼呼……
他大口喘息,努力的壓制著內心的怒火。
“你不服氣?”
雞冠頭瞇著眼睛,看著男子問道。
“哼!”
男子冷哼。
“你們呢!”
雞冠頭朝著豬頭臉的刑天等人看去。
“你……”
刑天委屈得眼淚都快要滴落下來了。
有這么欺負人的嗎?被打了,難道還不讓人不服氣了?
世界太黑暗!
刑天有噴血的沖動。
看看自己的堂兄……
胸口明顯塌陷下去了一些,這讓刑天感覺窒息!堂兄,氣海九重天的強者啊。他胸骨竟然被轟裂了!雞冠頭的實力到底多么恐怖。
堂兄尚且如此,那自己等人……還有什么資格跟雞冠頭為敵?
刑天甚至開始后悔!
早知道繼續忍耐一段時間,何必急于站出來。
早知如此,他更不會跟這個雞冠頭為敵啊。
現在,一切都晚了。
“兄弟,你說,怎么對付他們?你說了算!”
在刑天面色變幻,心中思緒萬千的時候,雞冠頭轉身朝著王昊露出了一臉燦爛的笑容,問道。
顯然,他這是將最后的決定權交給了王昊。
頓時,場內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集中在了王昊的身上。
王昊會如何決定?
所有人都相信,如果這時候王昊起了殺心,今日萬獸山的所有人,只怕都要永遠的留在這個廣場之內吧?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