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 第二百四十章 反人類
    “他先動手持劍殺你?”

    “是。”

    百里青鋒重重道。

    “我明白了。”

    百里長空的語氣加重了一些:“那他罪有應得,死了也是白死!一個真傳弟子妄圖刺殺我雷霆宗副宗主,想和我雷霆宗開戰嗎!?”

    “他們就是想和我們雷霆宗開戰。”

    百里青鋒道。

    “……”

    百里長空聽得百里青鋒言辭鑿鑿的推斷,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隔了一會兒才道:“好了,這件事情我去處理,你先別管了,這是你們兩人間的恩怨,還鬧不到得讓雷霆宗和萬流劍宗不死不休的程度。”

    “不死不休這四個字的意義不在于它們本身,而在于說出‘不死不休’四個字這類人為人處世的態度。”

    百里青鋒沉聲道:“或許二爺爺你覺得我因為一句‘不死不休’就要去覆滅萬流劍宗有些兒戲,但一個人,如果因為一件小事就喊出‘不死不休’作為威脅,那他的性情、行事風格該囂張跋扈、目無法紀、草芥人命到何等程度,根據科學研究,人的性格受環境影響決定,通過個人,可以推測他生活的環境,也就是萬流劍宗,從而明白萬流劍宗是個什么樣的門派,一旦讓他們掌握了力量,我相信他們將毫不猶豫將原本只是一句狠話的‘不死不休’轉為現實!”

    “但只要萬流劍宗的人有理智就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和我們雷霆宗開戰,這一點你也該想的到。”

    “以目前雷霆宗對外宣揚虛張聲勢的強大,萬流劍宗自然不會和我們撕破臉面,但是二爺爺你別忘了,我們雷霆宗有一個大敵——奇林劍派,如果有朝一日,雷霆宗、我們爺孫被奇林劍派擊潰,虎落平陽,那么有著‘不死不休’前車之鑒在前的萬流劍宗,會不會落井下石?”

    百里青鋒以一種絕對的語氣道:“會!他們絕對會在我們到了山窮水盡時,成為壓垮我們的最后一根稻草,斷決我們最后一絲生機,將我們斬盡殺絕!”

    “……”

    百里長空沉默了片刻,未免百里青鋒掛斷電話,還是緩緩道:“青鋒,你所說的這一切,都建立在推測上,并不成立,如果就因為你推測對方有這個動機你就滅人滿門,這種行為……”

    “不是推測,是事實!當兩個人發生沖突時,對方刀都拿出來了,就差刺入你身體中了結你的性命時,你能說,你仍不能反擊嗎?”

    “武者圈中,類似的爭斗不可避免,你總不能因為每一次的爭斗都想著將別人滿門滅絕吧,這種行為何其瘋狂!?”

    “不!如果那個門派屬于正義的一方,我相信我不止不會和對方產生沖突、爭執,反而還能良好相處,身陷黑暗者,所聞所見盡是黑暗,信仰光明者,置身所處盡是陽光。”

    “黑暗、光明?”

    百里長空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不止希亞,世界九成以上的國家武者圈盡數如此,強者為尊,弱肉強食,叢林法則,若你真的要秉承著你這種行事風格走下去,你幾乎等于在以一人之力挑戰武者圈的鐵則,你將遭遇的阻力,你將面臨的敵人會多到你無法想象!”

    說出這些話時,他心中第一次有了猶豫。

    猶豫讓百里青鋒學武,猶豫讓他成為雷霆宗副宗主究竟是對是錯。

    只是……

    聯想到現在這個混亂的世道……

    “我知道,會很難,會遭到無數的挫折、狙擊、敵對、陰謀、暗殺,我要避免這種結果到最后甚至要掀翻整個武者圈來再造乾坤,但……再苦、再難,又如何!?我已經不打算再平凡下去,那么,為這個社會,為這個國家,為這片人世間,我就得做點什么!”

    “一人掀翻武者圈!?有理想、有魄力!但是,你一個最怕麻煩的人,連休學一年都得左思右想的人,你能撐得下去?這必然是一個需要花費漫長時間的艱巨目標,就為了所謂的懲惡揚善鋤強扶弱,你能日復一日的堅持?”

    “為何不能?”

    百里青鋒的聲音中厚重帶著一絲激昂:“做人一地肝膽,做人何懼艱險,豪情不變年復一年,做人有苦有甜,善惡分開兩邊,都為夢中的明天!”

    “……”

    百里長空勸不下去了。

    隔著手機他都能感受得到百里青鋒的決心。

    尤其是……

    百里長空真正了解他的練武天賦和實力——不到一年,真仙之下無敵手!

    若再給他幾年時間……

    他仿佛已經看到劍光錚錚,撕裂萬里河山!

    看到遍地焰火,鮮血淹沒人間……

    不寒而栗!

    這樣下去,百里青鋒極可能劍走極端,踏上屠戮天下的邪道,成為天下之敵。

    他必須給百里青鋒一個正確的方向。

    “惡人,當誅,我認可這一說法,就好像你當初前去刺殺風卷云、邱易時,我亦是給予支持!”

    百里長空說著,再度補充了一句:“但有一句話說的好,不教而誅謂之虐!”

    “雪崩之下,沒有一片雪花無辜。”

    “你既要勸人向善,帶給世界和平和溫暖,那么,對待萬流劍宗的事上,你又何嘗不應該給萬流劍宗一個機會?在你勸導下棄惡從善的張青山是人,萬流劍宗的那些弟子就不是人了嗎?或許萬流劍宗大環境很差,但這并不是你徹底放棄他們的理由!”

    百里青鋒沉默了片刻,最終,他點了點頭:“我明白了,當我去萬流劍宗時,我會先和他們講道理,和顏悅色的勸導他們,如果他們在我的勸導之下真的有悔改之心,有向善之意,那么我自然不會對他們趕盡殺絕。”

    “這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

    百里長空深吸一口氣:“青鋒,記得我和你說過一句話嗎?”

    “什么話?”

    百里長空微微停頓了片刻,語氣沉重道:“錯的不是你,是這個世界!”

    “我記得!記得很清楚!”

    百里青鋒說著,抬頭,看著頭頂上艷陽高照的晴空:“這個世界……有問題!”

    “以前我說你還沒有準備好,你需要時間,但是現在,我小看你了,你都有決心掀翻整個武者圈,讓乾坤再造,那么,你應該做好準備了……那么,你是否可以面對整個世界的規則反撲了?”

    “我時刻準備著。”

    “好!”

    百里長空重重的道了一聲:“世界錯了,所以我們要改變這個世界,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這樣才能治標治本,為什么一個個武者宗門行事如此的肆無忌憚?就是因為沒有能夠制衡他們,沒有能夠讓他們遵守規矩的力量!而你……青鋒,你有資格能夠成為所有宗門、勢力頭頂上的審判之劍,你有能力,有潛力改變世界的規則,讓那些心懷惡意,或者被迫墮落的武者棄惡從善!”

    “我或許有,或許沒有,但,我都會做下去!”

    百里青鋒看著自己手中的不殺劍:“一直以來,我都只想做個普通人,過普通人的生活,與世無爭,可最近我才發現,只要是個人,就有所需求,從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到接觸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需求,從未停止,人生就是一場大欲,根本不存在任何無欲無求的人,真能做到那種程度的,不是人,是神,是圣!”

    百里長空沒有回應,手機里百里青鋒仍然自顧著說著:“我要將萬流劍宗消滅,實現的是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而勸人向善,改變世界,是自我實現需求,我努力的嘗試著去適應這個世界,去逃避這個世界,可最終我發現,人,只要生存在這個世界,某些事就避無可避,避無可避,又無法適應,那么,只有一個辦法……”

    手機另一頭,百里長空的心狠狠一顫。

    “讓世界適應我!”

    他猜到了這一句話。

    可當百里青鋒真的將這句話說出來時,他還是有種深深的無力。

    終究……

    要走上這么一步嗎?

    如果沒有拉菲、夙驚鴻、風卷云、邱易等人的前車之鑒,百里長空對百里青鋒的話不會當成一回事,甚至只會當作中二少年的玩笑之詞。

    還讓世界適應你?

    你怎么不飛上天和太陽肩并肩?

    可想想百里青鋒這不到一年的所作所為,想想百里青鋒這不到一年的實力增長……

    他明白……

    真的!

    這是真的!

    他說的,都是真的!

    “二爺爺,你相信命運嗎?”

    “命運?”

    “我覺得,我來到這個世界,就肩負著神圣的使命!我的到來,就是為了拯救這個世界!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未來的某一刻,真正帶領我們這個世界走向輝煌,走向興盛的鋪墊!”

    “拯……拯救世界?”

    “類人。”

    百里青鋒簡單的道了一聲:“自類人的威脅下拯救世界,這種偉大壯舉,不應該只是單純的靠我一個人的力量,人類,對抗類人種,靠我一個人,累死也無法做到,我真正正確的做法就是做一個先驅者,先促使世界統一,再帶領人類,建立良好的社會秩序,使我人族大昌,最終反擊類人,將所有帶給我們這個世界苦難的類人,統統消滅!”

    “……”

    “而在這期間,所有阻擾我者,就是縱容類人為惡!就是破壞人類團結!”

    百里青鋒語氣一沉:“是反人類罪!”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