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修真世界的老虎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我化解不了這招(第三更)
        白虎城有白虎城的規矩。

    城衛軍固然負責白虎城的一切安全事項,可是城主府卻是游離在外的,甚至說這就是權力核心,他們不能違背這里的命令,否則當以謀反處置。

    城主還在的日子,一切如常。

    眾人也不覺得有什么問題,可城主失蹤的這段日子,城主府的種種行為,便開始反常了,只是礙于余威,他們也不敢做些什么。

    安排好身邊的事情,他毅然站了起來。

    婉拒了周圍幾名心腹高手的勸解,他搖了搖頭道:“既然命火未熄,眾人就不算有生命危險,只是可能有些什么問題,何況軍長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我如何處理?”

    他大步離開北城衛,趕往城主府。

    城主府豪邁壯闊,象征著白虎城的權威,數名金丹境修士,日夜看守,整個白虎城,能讓金丹境守門的,也就只有這里了。

    他朝著兩名修士拱了拱手道:“北城衛衛長蕭戰,奉命前來。”

    “大人請!”

    眼前之人,可是四大衛長之一,白虎城少數實力踏入元嬰境界的高手,兩名金丹境高手,自然不敢怠慢,恭敬的說道。

    他們只負責守門,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管。

    蕭戰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邁進了城主府中,他神色凝重,注意著周圍的一切變化,一步步的踏過去。

    他也想要弄清楚,其他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從大門邁入,來到了城主議事的地方,大殿就在前方不遠,他深吸一口氣,踏了進去。

    可就在這一瞬間,異變突生。

    堂堂八尺大漢,忽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危機,臉色略顯扭曲,只是來不及做任何掙扎,身體好似被拍扁了一般,如同一幅畫卷,晃晃悠悠的落在了地上。

    仔細看來,哪里像是一幅畫卷。

    這根本就是,不過畫卷中的人,卻是北城衛衛長蕭戰,無論從那個角度看來,都是栩栩如生,哪怕是那剎那間的詫異。

    “北城衛衛長也來了,白虎城的元嬰境高手,我已經幫你們處理的差不多了,余下的你們自己多努力吧!”

    一道聲音傳來,很是柔和好聽,一席白衣的翩翩公子,左手拿著硯臺,右手捏著筆,一步步的走來。

    他的臉很難形容。

    說是俊俏,卻多了一股秀美之色,哪怕是身著男修服飾,也很難把他當成一個男人來看待,常人見了,大多都是覺得他是個女扮男裝的俏佳人。

    輕輕彎腰,撿起了地上的書畫。

    他一步步的走向大殿,親手將這幅畫,掛在了大殿上。

    仔細看來,大殿周圍,如這樣的畫像,至少有十幾張,若是認識他們的人見了,大概會有種見鬼般的感覺吧。

    這些人,可都是白虎城赫赫有名的高手。

    有城主府的高手,也有城衛軍的高手,可所有人如今都變成了一幅畫。

    白衣少年,瞇著眼睛,背著手,若有所思的望著遠方,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想要做什么。

    ……

    徐文齊帶著葉昊一路狂奔。

    他甚至沒有直接回白虎城,而是帶著葉昊藏身在徐家一處野外的勢力。

    褪去偽裝,才能明白,那救走葉昊的高手,居然是徐家的家主徐文齊。

    倒是葉昊不太意外。

    他已經讓徐家老祖看到了希望,在完成該做的事情之前,徐家老祖自然不會讓他出事,所以徐文齊才會出現。

    整條手臂被斬斷,又受了傷,葉昊的臉色并不好看。

    好在徐家家大業大,徐文齊掏出數種天材地寶,遞給他道:“葉丹師自己應該有辦法修復肉身吧。”

    葉昊點了點頭。

    取出了幾粒已經煉制好的丹藥,吞服下去,又同時吞下徐文齊提供的這幾種天材地寶,嘗試療傷,并且血肉再造。

    對于金丹境高手,血肉再造不是那么遙不可及的事情。

    傷口處傳來癢癢的感覺,顯然是肉體在重塑的感覺,這般神妙的變化,尤其詭異,斷掉的肉身,居然開始一點點的修復。

    這個過程算不得迅速,只能看到一點點的變化。

    肉身再造,血肉重生,一只柔嫩的手臂,就這么重塑了,只是看起來還很虛弱,這新生的手臂,有種病態白,十分的柔嫩,短時間內,也很難達到以前的狀態。

    “我……啊……”葉昊剛要說話,便慘叫一聲。

    痛苦的來源,是那條新生的手臂,其中居然有數道劍氣蹦出,徐文齊也是大吃一驚,他檢查過葉昊的情況,沒發現什么問題,可此刻卻出了變化,慌忙出手相助。

    不過他慢了半拍,新生的血肉,轟然一碎,碎裂處,有強大的劍氣在盤旋。

    于此同時,葉昊身體再度泛起北斗七星的模樣,數次炸裂,他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又去了半條命。

    “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饒是徐文齊自詡見多識廣,可也被這種情況給弄懵了,完全理解不能。

    葉昊慘叫道:“這是什么招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體內有暗傷存在,可他卻完全發現不了,這招式似乎觸及某種條件,就會觸發,爆發出恐怖的效果來。

    “帶我去找徐老祖,他應該可以幫忙化解這劍氣!”葉昊左手使勁的抓住徐文齊。

    徐文齊老臉抽搐了一下,忙點頭道:“好好好!”

    他帶著葉昊,連夜趕回了白虎城,進入了徐家祖地,葉昊早已經昏迷了過去,情況比之前還慘。

    因為回來的路上,體內的力量,居然又爆發了一次。

    按說一般招式,不可能持續多次才對吧。

    跟徐老祖講明了情況,對方頓時沉默了。

    “你先出去……”徐老祖沉聲道。

    徐文齊忙應了一聲,這才退了出去,閉關的師門之中,一股渾厚真元洶涌而出,遁入葉昊的身體,瞬間緩解了他的情況。

    葉昊轉醒,第一時間便求援道:“請徐老祖幫忙化解此招。”

    石門中的徐老祖,沉默了半晌,這才說道:“我化解不了這招。”

    “這怎么可能?”葉昊詫異,對方可是元嬰境界的老怪物啊,而且不同于一般元嬰境界的高手,他活得更長,至少也是五百年以上的老怪物。

    徐老祖嘆了口氣道:“你以為,我是為何被逼得不得不奪舍后人?”

    (今天只有三更哦!)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