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玄幻小說 > 醫品贅婿 > 第六百四十五章 三枚銅錢
包小元的這句話,讓不少人退了回去,不過也有腦袋不清醒的,被怨氣懵逼了心神的家伙。
七八個男生猛的就朝著包小元撲了過去。
其中一個男生還沖著那個被打的男生吼了一句。
“快跑。”
只是他剛吼完,就覺得眼前一黑,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另外幾個人也和他一眼,兩眼一黑,就直接趴到地上沒了動靜。
包小元沒有動手,而是自己用自己的神識搞暈了這幾個家伙。
包小元撇了撇嘴巴,這些小子算是完蛋了。
周圍的人忍不住向后退了退,他們可是看的很清楚,包小元沒有動手,那些認就自己暈倒了,這里面肯定有古怪。
這時候,有幾位教授從倉庫中出來了,見到外面圍了不少人,就拉住了一個學生問了起來。
他們很郁悶,本來想著多待一會,可是不知道守衛發什么神經,進去直接攆人。
“這位同學,這么多人圍在這里干嘛?”
“啊?袁教授,守衛打了一個學生,說那人偷了東西,大家正圍著他要說法呢……”
那幾個教授聽到這里,心里頓時就涼了半截。
他們腦袋里只有一個想法。
完了!
這些教授知道一些這些學生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之前三個海外專家偷到文物的事情。
他們了解那家事情的始末,知道那三個海外專家之中,有兩個把文物吞金肚子了,另外一個自己塞進了菊花之中。
都被守衛第一時間給發現了。
很多人都好奇,一點儀器設備都沒有,那些守衛是怎么發現的。
不過接連三次,這些守衛看一眼就能找到偷東西的人,也能發現東西藏在哪,他們肯定有特殊的方式。
搞錯的可能性幾乎沒有。那幾個教授立馬就跑了過去,向著人群里擠了進去。
“都讓讓,同學們讓一下。”
“趕快讓讓,讓我們進去。”
那些學生聽到了他們的聲音,也看到了他們,便自覺的讓出來一條路,讓他們進去。
“教授來了,讓教授和他們談。”
“快點讓開,讓教授進去救人……”
說救人的這家伙,估計是徹頭徹尾的大傻子。
這些學生智商高,但是情商堪憂啊。
那幾個教授進去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包小元和被他掐住脖子的男生。
其余幾個教授松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自己的學生。
雖然有人偷東西,會讓他們是去這次機會,但總歸不是自己學生引起的,回到學校也不會受到處分。
袁教授的臉色就沒那么好看了,被抓的那家伙是他的學生。
而且這小子還是靠著關系進來的,是某個大佬的侄子。
袁教授現在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拍死他。
這下可把他該害慘了。
這可是他帶來的學生,回到學校肯定會被連累,搞不好工作都要丟了。
他這次可是丟大人,要是被學校開除,就別想去別的學校工作了。
誰還敢要他?
帶的學生是賊,就這一點,就夠他受的了。
另外就是這么多學校,因為他的學生,丟掉了這次機會,記恨他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會聘用他。
“這位同志,能不能把他先放開,調查清楚之后,再做處理?”
袁教授哭喪著臉沖著包小元開了口,他現在心里還抱有一絲幻想,有可能是守衛搞錯了。
包小元看了袁教授一眼,然后松開了那個男生。
那小子本來是面如死灰,但是看到袁教授之后,頓時就激動的喊了起來。
“袁教授救我,我沒有偷東西,他誣陷我……”
“你閉嘴。”
袁教授惡狠狠的沖著他吼了一句,然后沒再搭理他,直接沖著包小元開了口。
“這位同志,我是他的老師,我姓袁。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他從里面出來的時候,我是特意檢查過的,他身上沒有藏東西,嘴巴里我都檢查了的。”
包小元沒有回答袁教授的問題,而是再次掐住了那個男生的脖子,只不過這次是掐住前面。
掐住之后,包小元直接把他舉了起來。
這小子被掐的直翻白眼,雙腳亂蹬。
袁教授剛要出聲阻止,包小元就一拳轟在了那個男生的肚子上。
這次這小子倒是沒有覺得有多痛苦,他正納悶,為什么這個守衛突然力氣變小了。
包小元松開了他,他一下子就摔在了地上,只是沒等他爬起來。
他就覺得自己肚子里炸開了鍋,翻江倒海起來。
哇……
這家伙一張嘴就吐了起來。
三枚銅幣,直接被他吐了出來。
銅錢看上去不大,咽下去很簡單,但是要吐出來,可就有點遭罪了。
他感覺自己的喉嚨都被撐破了。
“啊……他真的頭東西了。”
“那銅錢我之前見過,是我負責鑒定的,不是被送回去了嗎?怎么會被他給吞了?”
“這下完了,我們都被他害慘了。”
周圍的學生看到了那三枚銅錢,便開始議論了起來。
他們現在心里的那些怨氣,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他們唯一擔心的就是自己這些人還能不能在這里繼續待下去。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心里反倒是想著這里的好了。
那么多的文物可以讓他們免費研究,每天來工作車接車送,住的還是酒店,吃的也不錯,最起碼比學校要好了很多倍,最重要的這都不需要他們花錢。
而且圣清集團還會發津貼給他們,雖然不多,但一天也有一百多華夏幣呢。
這么好的待遇,眼看就要泡湯了。
人就是這樣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等要失去了,才會想著你的好,才想著去珍惜。
袁教授也看到了那三枚銅錢,他心里的那唯一的一點幻想也破滅了。
“這位同志……他還年輕,能不能饒了他這次?”
袁教授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把頭低到地上去了。
他知道這句話說得太不要臉了,可是他又不能不說。
他倒不是為了那個偷東西的男生,而是為了他自己。
他不想丟了飯碗,也不想被業界封殺,他這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兒子馬上就要結婚了,正是需要錢的時候。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