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五玄錄 > 第六十一章 又見蠻女

討論完事情,二人便回歸正常生活,因為江問先前與楊雨憐斗氣,結果把本來應該拿回來的果子,全都丟在了大院地上,因此導致二人明天早上若是餓了,就只能喝那西北風。

對此,小胖也是一百個挑理,說江問一遇到女人就沒了理智,之前特意去學堂報復楊雨憐如此,接著被楊雨憐專門針對也是如此,不僅害得有一段時間二人不敢太過張揚而沒有去偷粥,反而還在前幾天搭上了用來飽腹的果子。

“你要是不去,那我就躺在地上不起。”

小胖耍起無賴,他讓江問再去果樹摘果,否則不等明天餓死,今天就先躺在地上等死。

“萬一我又碰到那楊雨憐該怎么辦,要不你去,我幫你把明天的穢物解決了。”

江問心有余悸,他現在是除了特殊情況會才會往外出行,若是平淡無奇,那就連這屋門也不愿出去一下。

“不行。”

小胖繼續裝死,眼睛都閉上不睜。

江問無奈,知道小胖一旦采用這種招數,那自己除了遵從他以外,就沒有任何辦法。

“不送。”

推開房門,身后傳來小胖那詭計得逞的聲音。

“呂護緊需錢財,必然也是有實用,如今戰亂四起,百姓苦不堪言,若是像我猜測那樣,他是給予父母或親人,那也自然十分心系對方,而且這種情感會隨著時間的累積越發加重,畢竟血濃于水,不可忽視,只是呂護礙于凌虛子之威,不敢隨意下山,所以只能憋悶在心,久久不得釋放。”

一邊走,江問也一邊在思考,眼下二人不能只指望自己,這天下如此之大,要想身懷絕技立足于世,除了天降奇運以外,就是付出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歲月來潛心鉆研一門東西。

二人顯然沒有那個環境去付出,畢竟今天在這里悠然坐著,明天就可能又被哪個邪教抓過去當棋子。

如今亂世當道,災禍隱伏,仔細想來,與其把賭注放在細水長流上,不如快刀斬亂麻,找個捷徑一通于天,畢竟在不能自保的前提下,同樣也是沒有多余的時間給你的。

而對于江問來說,呂護的存在,就是一個很大的捷徑,雖不能直接扣定二人的未來,但如果合作得當,關系處好,不說多,起碼江問能省下三四年的時間,來達到自己心里的目標。

只是這呂護只要金塊,別的不用,江問想多幫他也有心無力,眼下小胖所剩金塊不到五塊,哪怕是把他倆自己要用的拿出去,也根本不夠,對此,江問在這一段時間內,必須想個辦法去解決金塊的問題,因為金塊一斷,呂護就斷,呂護一斷,二人就得回到任人宰割毫無先機的日子了。

“先不想了,把果子摘完再說吧。”

江問頭疼,不知是不是真氣已經褪去,身體回歸正常的原因,反正他的思路開始減弱,四肢也不再那么有力,好像一瞬間換了個人一樣。

“喂!”

然而,就在江問準備出院門時,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引得他立刻停步觀望,心里頓時緊張起來,心想這要是被不認識的人發現了,非得惹出一大堆麻煩來。

“那個,我只是路過,我其實是從山下迷路才走到這里的。”

無奈之下,江問只得率先開口,不過剛說完他就后悔了,畢竟迷路的人哪像他這樣氣定神閑悠然自得的走著。

“你是真喜歡撒謊,上次還說自己是那可惡的山賊,現在又說是普通路人,當本姑娘傻嗎。”

對方顯然不信江問,于是厲聲反駁,可讓江問驚魂失魄的是,此人的聲音似乎有些熟悉,聽個幾秒一想,怎么又遇到這妮子了!

“你……你為何總抓著我不放。”

江問捶胸頓足,可謂是從里到外的無奈與難受。

“哪有,我才沒有。”

楊雨憐小步跑來,輕盈之下衣裙飄舞,不知為何,此女今日所穿并非青衣道袍,反而是一身水粉長裙,長發雖扎成馬尾,可也如那靈雀般自由晃動,細看之下容貌清秀身材可佳,仿佛那恬靜的秀美少女。

“吶,給你。”

靈巧跑來后,楊雨憐稍加停頓,神情有些猶豫,但接著還是再次動起,只是她并未像以往那般狠劣出手,而是伸出手遞出一個布袋。

“這是啥。”

江問不禁退后一步,他剛才都差點想撒腿就跑,因為自己每次遇到此女,要么是挨揍要么是挨罵,根本沒有好事,可當他看到對方遞出一個布袋時,又不禁疑惑的停下腳步。

“你猜。”

楊雨憐嘻嘻一笑,并未做答。

“不對,這不對,你肯定有陰謀,你到底想干嘛,難道那明筑來了?還是你大哥來了?”

江問雖接下袋子,可還是心里毛毛的,畢竟自己已經不止一次在楊雨憐那吃過虧了,這要是再來一回,那豈不是一點記性也沒有。

“哪有啊,你想多了,真的只有我一個人,你快拆開袋子看看吧,我不害你。”

楊雨憐為自己辯解,接著又示意周圍空曠無比,要是有人埋伏,估計得藏在大門外才行。

“這不合理,上次我與你那般結尾,已是仇人,怎么可能又像這般安逸閑聊,你到底在計劃什么,不如直接挑明了說。”

江問此時背后直冒汗,這青城山他誰也不怕,就怕這楊雨憐,因為他既不能對此女大打出手,也不能令此女乖乖離開,完全就是任她玩弄,當然若是朋友般的戲耍也就算了,但第一次江問被明筑定身群毆,第二次被楊雨憐言語相激差點離山,論這兩次經歷都沒有啥好結局,所以江問怎么可能再相信這楊雨憐。

“你真不信我,那好,我給你拆。”

見江問依舊百般警惕,那楊雨憐只得上前一步,伸手拿過布袋,接著用那纖纖玉指解繩,不到一會兒,布袋就被拆開。

“吶,一些糕點,我父親特意送上山來的。”

楊雨憐將布袋的口撐開,故意露出里面五顏六色的糕點。

“這……可是你為何要給我。”

江問的疑心漸漸消退,不再像之前那般謹慎,可最主要的問題還沒有解決,那就是這楊雨憐之前對待自己好像對待仇人一樣,怎么短短幾個月的時間,就突然成了今天這般溫柔體貼之色。

“之前你不是采了一些果子嗎,結果最后全扔在地上了,歸根究底,還是因為我才會這樣,這些糕點……就當是彌補那些果子吧。”

楊雨憐再次將布袋遞出,同時臉上不禁出現一種奇怪的神情。

“如果我收了這些,你就不會再糾纏我了?”

江問也不知道這楊雨憐到底是因為啥,才如此轉變對待自己的態度,但他知道對待此女已經不能再像之前那樣粗魯蠻力了,否則這手里拿著的是糕點,吃進去估計就成毒藥了。

“嗯。”

楊雨憐沒有多言,只是輕輕將布袋遞給江問,隨后等江問緩緩將布袋接過后,便臉上一喜,接著就迅速離去,不留一句言辭。

“真是邪了門了,難不成這妮子真的在這里面下毒,想直接除了我?”

江問百思不得其解,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步。

“算了,以她的性子,肯定對我拳打腳踢才解恨過癮,怎么會選擇下毒這種方法。”

許久,可能是站的時間太長,手指拎著布袋有些發酸,江問這才從疑惑的思緒中出來。

因為此事太過突然,并且十分離奇,所以江問也沒有心思去摘那果子,而是檢查一下布袋里的糕點后,便原路返回。

回到屋中,小胖看到江問拿著一個袋子進來,臉上也有些奇怪,只是還沒等他發問,江問就主動將事情經過說了出來,接著還未等小胖消化,就直接問他對此有何看法。

“這確實有些詭異,那個瘋丫頭對咱倆可是仇人一樣,怎么可能突然給你送起禮來了。”

小胖雖跟江問一樣滿心疑惑,可手卻情不自禁地打開布袋,將里面沾滿糖塊與水果的糕點拿了出來,兩眼仔細打量一圈后,仿佛口水都流了下來。

“你想吃?”

江問本來還想跟小胖討論一下,可沒想到這貨拿出糕點后便直接入了神,不說癡癡凝望也差不多。

“昂,我得有半年沒嘗過糕點的味道了。”

小胖說著,眼睛不禁一紅,他不是因為這糕點而著迷的情緒萬千,而是想到了自己似乎不知不覺,已經風餐露宿好長時間,雖然眼下二人終于謀得一處安存之地,起碼有屋有門,但此時的他與之前的他截然不同,父母離去,家門不幸,仔細想來,這過程他到底是怎么度過的都不記得了……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