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修真小說 > 超神大掌教 > 第五十七章:我就喜歡他
    蘇展澤明顯很生氣。

    郭玉晴解釋說道:“展澤,你真的誤會了,我只是給葉辰送傷藥。”

    “呵呵,都已經那么好的關系,還有什么好誤會的,我其實真的很喜歡你,我可以為你付出一切,為什么你就要看上那個鄉巴佬,他有什么好的。”展澤從樹上跳下來。

    “展澤,你冷靜一點,真不是你想的那樣,葉辰被打傷了,我是來給他送淤血藥的。”

    “我受傷了,又不見你給我送藥,他受傷了,你就送藥,還給擦傷,而且還是一個人去,一去就在里面呆上一個多時辰,發生什么事情,也沒有人知道,進了一個房間里,又關上門來。”原來他透過了裂縫看到了,嚷道:“你為什么要喜歡他,我對你這么好,愿把所有的都給你,你怎么就不好好的看一眼。”

    偷聽到的話在腦海縈繞,他想不通。

    他眼里都快噴出火花來。

    玉晴往后退了兩步,道:“展澤,你真的要我說嗎?”似乎總要解釋清楚的。

    “說,盡管說,把你內心想到的都說出來。”展澤的情緒很激動,像是要打人一般。

    玉晴有些被嚇到了,但是躲之不及,她早就想好好和展澤把事情說清楚了,可都沒有下定決心,此刻已經沒有什么好藏著的。

    葉辰送走了玉晴,院子里面一下子冷冷清清的,有一些悶,今天他還沒有看過書呢,決定帶著書,出去轉一轉。

    忽然前面的桃花林,傳來了吵鬧聲,一下子把葉辰吸引了過去,

    聽得玉晴說道:“對,你對我的確很好,可是你給我很強的壓抑感,我怕你,真的怕你,怕你不知道什么時候,因為我又沖動起來,做出什么令人害怕的事情。”

    展澤聽了嚷道:“對,放鞭炮的事情,我確實沒有顧忌后果,所以做出來了,但我后悔了,我也說了,日后不會這樣子了,你還想讓我怎么樣?”

    “就單單是這一件事情嗎!你被襲擊了,葉辰救了你,你非得要他出來指認東方唐做的。為什么就不能算了呢。”

    “這的確是東方唐做的,我只是讓他說了事實,我沒有讓他說謊,他只是說了自己看到的,有什么不行的,他說了一下,就這么過意不去了嗎?”

    晴兒冷冷一笑,道:“那你知道這么一強迫他說,最后,他挨了昊宇的一頓惡打嗎?你為什么就沒有想一想,他說出來,會遭受到什么樣的懲罰?”

    “他被打了!”

    “對,被打了,被昊宇給打了。”

    “他要是害怕被打,盡可以不說出來,我沒有強迫他。”

    “對,就算你沒有強迫他,但你還是讓他這么做了,他怕你不高興,所以按照你說的指認了,可你沒有考慮過他,他不是你,他的母親在仙城沒有什么身份,肯定會因為這事情挨打的,你就沒有替他想過,只想著為自己出一口氣!”

    “我當時沒有想那么多。”蘇展澤揮了揮手。

    “是呀,你是沒有想那么多,你只想出一口氣,你沒有想后果,你讓我害怕。我不知道什么時候,你又一氣之下,做出什么別的事情來。”玉晴繼續說道:“我非常不喜歡,你還很容易沖動,動不動就生氣,葉辰救了我,你就已經很不高興了,你在想,為什么救我的人不是你,可這些不是我們自己安排的。”

    “我沒有生氣。”

    “沒有!你一直都在誤解我們,聽了喬昊宇的兩句話,就恨葉辰,葉辰怕你不高興,想辦法躲著我,而你還在誤會我們。”

    “今天我也是誤解你們了嗎?我看到你們在房間里,還關上門,這是誤解你了嗎?”

    “即使我和葉辰有一點什么,為什么不可以呢!我也沒有答應和你在一起什么的,我為什么就不能喜歡別人?”

    “呵呵,你承認自己喜歡上他了是吧。”

    “的確,我跟他在的時候,很愉快,跟你在的時候,我很害怕,我怕你不知道什么時候,一怒之下,又干出別的什么不好的。”

    “我整個心都給你了,就希望你開心,你還想我怎么做!”

    “謝謝了,謝謝你對我的好,我很感激,但不代表你對我好,我就必須跟你在一起的。”

    葉辰見兩個人越吵越兇,趕緊出來了。

    葉辰說道:“展澤,你誤會了,在房間里,我們關著門,那是玉晴給我后背擦藥,我自己擦不到后背,她給我幫忙而已,沒有別的事情的。”

    展澤那眼睛掃過來,此時氣在頭上,雖然看到他臉上有傷,但展澤已經猶如一盆大火燒著了一樣,嚷道:“你這鄉巴佬,還真是會裝,我以為你真的是好人。你給我講,讓你指認東方唐,我強迫你了嗎!”

    “沒有,那是我自愿的。”

    “聽到了嗎!他是自愿的。”

    玉晴冷冷一笑,他怎么一點也不懂。

    “我把你當兄弟,你怎么能夠這樣對我,你難道不知道我喜歡玉晴嗎!”跳了過來,便是一拳打在了鼻梁上,葉辰沒有躲。

    嚇壞了晴兒。

    “你要干嘛!”那玉晴想拉都沒有能能夠拉住,已經又一拳打在了葉辰的臉上。

    “你這個吃里扒外的家伙,我以為你是好人。”

    葉辰還是沒有躲。

    “你要干嘛,你為什么只會打人,只會發脾氣。”晴兒著急了起來。

    “那是他活該,他知道我喜歡你,非得要插一腳進來,這不是吃里扒外是什么。”

    “我就是喜歡他,喜歡他怎么了?”玉晴也情緒化了。

    葉辰顧不住自己臉上的傷,說道:“展澤,你別聽這丫頭說氣話,不是這樣的。”

    “你這個鄉巴佬,得了便宜還賣乖。”

    又是一拳,打在了另外的一側臉上面。

    “你怎么能這樣,我就是喜歡他,怎么了!”玉晴已經擋在了葉辰的面前。

    “玉晴,你不要瞎說了,都是我不好。”葉辰說著。

    “鄉巴佬,去死吧!”展澤另一拳過去,但玉晴已經擋在了正前面。一個掙扎,直接把玉晴給打倒了,那展澤才停了下來,葉辰趕緊過去把玉晴給撐扶起來。

    展澤看到這種纏綿,如何受得了,嚷道:“你這家伙,裝得太好了,不是什么好東西。”

    晴兒道:“你想要干嘛!你能不能別這么小孩子氣,能不能冷靜一點。”

    “對,我哪有他這么牛,就會裝,裝可憐,裝無辜,然后偷偷的和你在夕陽下相會,然后進房間去。”

    “好了,你過分了吧。”

    “對,是過分了。”

    葉辰說道:“有什么事情,能不能安靜的聊一聊。”

    展澤冷笑一聲:“聊,讓我祝福你們白頭偕老是不是。”又是一拳過來,直接把葉辰打得趴在地面上。

    “你這個傻子,他打你,不會躲開嗎?”

    “還好意思躲開,我看他是自責,是覺得對不起我。”

    玉晴用力,一把推開了展澤,嚷道:“對,我就喜歡他!我沒有喜歡他的權利嗎!打吧,把我們兩個人都打死。”她緊緊的護住了葉辰。

    那一刻,展澤完成說不出話來,要給他兩腳,結果玉晴跑過來護著他,他下不了手。

    只能氣洶洶的離開了,有氣不知道往何處出,已經消失在后面。

    玉晴把葉辰扶起來。

    那展澤已經不見了,葉辰趕緊說道:“你還不快去看看,我沒事。”

    “你還真是欠打。”

    “去吧,趕緊去看看,別做了什么壞事。”葉辰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捂著臉上的新傷,嚷道:“別傻站在這里了,我真的沒有事,去看看他吧。”

    玉晴才去了,不過跑了半天,也沒有追到展澤,這仙城還是挺大的,不容易尋找,只能轉身回靜月軒了,又想起了葉辰受傷的事情。

    詩紫有些吃驚,看到大汗淋漓的玉晴跑回來,直喝茶,問道:“你怎么了?那葉辰對你大發獸性了嗎?”

    “展澤看見我們了。”

    “展澤看見你們?看見你們偷情了嗎?”

    “應該是我拿到藥送出去的時候,展澤就看到我去葉辰那邊,便跟著過來,后來我在葉辰的房間里,幫葉辰搽藥,被他看到了。”

    “誤會你們了?抓奸啦?”

    “胡說什么呢,”玉晴繼續喝水,還說道:“不止誤會,還打了葉辰,我說喜歡葉辰了。”

    “你和他說了什么?”

    “說我喜歡葉辰。”

    “你個瘋丫頭,跟他說這些做什么!”

    “忍不住就說了。”

    “那展澤還能夠受得了?”

    “嗯,很生氣,后來就跑了,我跟著他后面去追,也沒有能夠追上。”

    “該死,這天不得捅破了嗎!你怎么能夠亂說呢。”

    “沒有亂說,事情就這么一個事情,應該說的就說了,這樣壓著也不好,這人還得長長,既然要長長,就要接受事實。”

    “你瘋了,真是瘋了。”詩紫站了起來。

    “哎呀,反正遲早都是要知道的。”

    “你就在仙城,過不了幾天就要回去了,為什么就不能夠好好的忍一忍。”

    “忍不住了,一時沖動就都說了。”

    “你就不能讓我們安靜一會,現在該怎么辦呢?”

    “不知道。”

    “不知道,你瘋了,還不知道呢。”

    “我是不知道該怎么辦呀。”玉晴說著。

    “平時都覺得你穩重的,不會那么沖動,今天怎么也變得沖動了起來。”

    “壓不住的,既然到了這里,知道了就知道了,還是實話實說。”

    詩紫嚷道:“羅蕊,碧春你們兩個趕緊給我出來,幫忙去找展澤。”

    “他還打了葉辰呢。”

    “你不知道他是一個沖動的人嗎!”

    “那也不是人人都要慣著他的。”玉晴說著,很明顯,那心還有一口氣,還沒有出來。

    詩紫已經帶著羅蕊和碧春出去了。

    玉晴沉默著,這幾天來,她也是一直壓著的,很想把事情都給說出來,今天又碰到了這么一個局面,所以一下子把藏在心里的話,都一并的說出去了,說完了內心倒是松了一口氣。

    那展澤如何受得了這種氣,越想越生氣,他真想哭出來了,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他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為什么他要喜歡那個鄉巴佬,還如此的信誓旦旦,為什么,他理解不了,一下子跑到了河邊,幾拳頭打在那柳樹上,直接把自己的手,打到冒出了鮮血來。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