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藥王 > 第1024章 好可怕的天賦
? 靈陰圣體!乃是修真界萬中無一的修煉之體。

此體,最重要的可提供雙修之法。

這雙修之術,無論對于男方、或者女方、都有極大增益。

這也是青元老祖當初把顧夕顏帶入正元劍宗的原因之一。

此刻青元老祖目光之中帶著期待,望著那劍冢巨大的光門,他想要看看那顧夕顏的“靈陰圣體”到底天賦有多可怕。

就在所有人目光緊緊盯著那劍冢之地光門時候,突然光門劇烈一晃,然后一道倩影從光門內慢慢走了出來。

她!那般的美!那般的驚艷!在踏出光門的一剎那間,她的身上有著淡淡的水霧氣息環繞四周。

一頭烏黑秀發,一身白裙,讓她好似九天之上的仙子下凡似的。

那張美的幾乎讓人窒息的臉龐,在一出現,便帶著冷艷之感。

顧夕顏!她終于出現了。

在她一出現,三大老祖的目光全部落在了顧夕顏身上。

“夕顏,你終于出來了。”

青元老祖目露慈祥對著顧夕顏道。

顧夕顏當初被青元老祖帶入正元劍宗,也算是一種機緣,所以她抬起傾國傾城的臉龐,看了一眼青元老祖。

“弟子拜見老祖!”

青元老祖微笑道:“快快起來吧。”

“夕顏,我來為你介紹,這是我們掌門,這位是赤末峰的枯榮老祖。”

青元老祖微笑介紹道。

當初,顧夕顏被帶入劍宗之后,便直接進入劍冢之地修煉,甚至連于龍波她都沒見過。

此刻聽到青元老祖介紹之后,顧夕顏這才微微對著于龍波的道:“弟子拜見掌門。”

于龍波眼眸看了一眼顧夕顏,當察覺到顧夕顏的氣息竟然也隱隱到達金丹期的時候,他不僅感嘆道:“好一個絕色無雙,怪不得青元師弟如此疼愛你啊。”

枯榮老祖也在看到顧夕顏的時候,心頭不僅有著一絲嫉妒。

“夕顏,當初為師讓你在劍冢之地修煉《秋水劍》,你現在練得如何了?”

青元老祖微笑問。

顧夕顏道:“弟子已經全部領悟。”

聽到顧夕顏已經全部領悟了“秋水劍法”,青元老祖頓時心頭一震。

要知道,那套《秋水劍法》乃是玄級中品劍技,但想要全部領悟,必須要金丹期的實力。

難道說,顧夕顏……已經踏入了金丹修為?

“那你現在的修為乃是?”

青元老祖震驚道。

“剛剛結丹。”

此話一出,不僅連掌門于龍波震驚在那,就連枯榮老祖也完全的震駭了。

結丹了?

天吶!她才加入宗門不到一年時間,竟然已經結丹了?

此刻不僅三大老祖完全震駭在那,就連封淳,還有那渾身散發出死寂氣息的鬼牙,也不僅抬起眼眸望向了顧夕顏。

顧夕顏如一同盛世蓮花,靜靜的站在那,無論面對誰的目光,她都神態自若。

“好,好,好!”

青元老祖一連說了三個好字!“不愧是萬中無一的修煉圣體!”

青元老祖再度激動道。

這邊的枯榮老祖,則羨慕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來了。

旁邊的于龍波,忍不住道:“此女,乃吾劍宗成立以來,破鏡速度最快者!她,前途不可限量啊!”

那封淳眼眸望著顧夕顏,此刻也眸子閃爍出光芒。

鬼牙則是黑袍籠罩,無法判斷他臉上的神情。

……“劍冢之地開了,封淳大師兄以及赤末峰的鬼牙,還有紫霞峰的顧女神,全部出關了。”

此消息很快像是瘟疫一般席卷了整個正元劍宗。

本來內門四峰現在所有的目光都在林昊煉丹的“蒼暮峰”,可是在劍冢之地開啟之后,瞬間他們的目光投注在了這三人身上。

無論是封淳,還是鬼牙,任何一人都是正元劍宗年青一代的翹楚人物。

他們乃是正元劍宗萬千弟子所崇拜的偶像!不僅僅因為他們的實力極強,而且也是同輩之中天賦最高者。

尤其是封淳!他本就是劍道奇才,而且還是掌門于龍波的嫡傳弟子,同樣也是整個正元劍宗未來的希望。

他的出關,必然會引起一波巨大的轟動。

而其除了這兩位之外,紫霞峰那邊現在則更轟動。

因為,他們終于見到了顧夕顏!顧夕顏在剛被青元老祖帶到正元劍宗之時,只有紫霞峰少數弟子見過其容貌,從此之后,顧夕顏便成為了正元劍宗的三朵金花之一,他們說,顧夕顏之美,乃比宋佳怡、還有楚雨熏還要美!而此刻,顧夕顏的超強天賦更是惹得所有人注意起來。

畢竟,顧夕顏剛被帶入劍宗的時候,才凝氣期!可現在竟然在劍冢之地出關之后,就結丹了?

這種變態的修煉速度,簡直……簡直讓紫霞峰都為之瘋狂了。

他們一直都覺得“宋佳怡”的天賦乃是最強的,可萬萬沒有想到,顧夕顏的天賦竟然比宋佳怡還要強!……紫霞峰。

自從顧夕顏出關之后,她就呆在自己的洞府之中。

如果說宋佳怡比較冷艷,那么顧夕顏更是冷如寒冰。

因為截至到目前為止,內門四峰的弟子幾乎從沒有人跟顧夕顏講過話,就連三大老祖都見到顧夕顏極少極少!而且,顧夕顏曾經在進入宗門的時候說過,她說,她有老公了。

這句話直接讓那些想要追求她的四峰男性弟子,頓時一個個心里沉了。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顧夕顏的老公是誰,但他們覺得,像顧夕顏這種天賦極高的女神,無論是誰做她男人,都不配啊!就連封淳這樣的天才劍修,都配不上!此刻,在紫霞峰的一座洞府之中,顧夕顏正安靜的盤膝坐在那里。

在她身前,有著一圈圈漣漪水幕環繞她的全身。

仔細去看那些水霧,但見在其里邊有著一道道宛如拇指般的水劍,她隨手一動,那些水劍便在水霧之中晃動起來。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猛地靠近她的洞府。

顧夕顏猛然俏臉一寒,冷聲道:“誰?”

在這句話出口的同時,她右手一抬,那些環繞在她全身的水劍呼嘯射出。

一道道水劍化作流光,激射向那道身影。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