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藥王 > 第288章 貴賓來臨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88章貴賓來臨



    聽到南宮飛燕這么說,姜舒禁不住長長嘆息一口氣。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爺爺已經答應了你跟朱家的婚事?”姜舒突然望著女兒道。



    南宮飛燕在聽到這一句話后,俏臉一瞬間變得冷漠下來。



    “媽,我死都不想嫁到朱家。”南宮飛燕決絕道。



    姜舒嘆氣道:“媽知道你的脾氣,但你爺爺既然答應了朱家,咱們總不能出爾反爾,再者老朱家確實與咱們算是門當戶對,你爺爺還想你嫁過去后,若有機會,可以以后進入隱門之中修行。”



    “我才不要,連一個喜歡人都嫁不了,修行,就算修成地仙,又有什么意思?”南宮飛燕生氣道。



    “傻女兒,有時候人活著,并非是為了自己的喜樂。”姜舒道。



    南宮飛燕道:“媽,我跟你想法不一樣。我個人覺得,一個人一生如果連自己的喜樂都沒法掌控,那還活著有什么意義?反正我這輩子絕不能白活,最起碼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要找個我喜歡而且同樣喜歡我的人,這才算是不枉此生,就好比,你跟我爸爸一樣,你們當年不就是因為愛情才走到一塊的么,難道還是因為家世?”



    聽得女兒這么講,姜舒道:“好吧,算我說不過你,但是你爺爺那邊,盡量還是需要溝通一下。”



    南宮飛燕道:“我就怕老頭子一意孤行。”



    “哎……反正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到時候咱們慢慢商量!”



    “不管如何,過幾天就是你爺爺90大壽了,這件事,最好莫要在這幾天談起,以免影響你爺爺的心情,懂么?”姜舒道。



    南宮飛燕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嗯,那就好,回家吧。”



    ……



    當南宮飛燕跟隨著母親回到南宮家的時候,傭人們看到她回來,立馬激動的喊了起來。



    不一會,便看到老管家那個佝僂背部的陳伯走了出來。



    “小姐,您可回來了,家主可是一直在找你啊!”陳伯在看到南宮飛燕后,禁不住激動道。



    “夫人,你也回來了。”陳伯在看到南宮飛燕身后的姜舒之后,趕緊恭敬行禮道。



    姜舒對著陳伯笑了笑道:“飛燕這幾天一直住在我那里,你們無需擔心,對了,嘉澤呢?”



    “家主正在接待貴賓。”陳伯道。



    “貴賓?誰啊?”姜舒問。



    陳伯回答道:“雷公門的霍掌教。”



    雷公門?霍瘋子?



    在聽得陳伯這么說后,姜舒彎彎的眉黛微微皺了一下:“這個霍華傲怎么突然來燕京了?據說,他不是一直在九龍觀修行么?”



    “這個……老奴不知。”



    “行吧,我跟飛燕先回房間休息一會,等到嘉澤忙完事情,告訴他,我們回來了。”姜舒道。



    “是。”



    然后,姜舒便帶著身后的南宮飛燕朝著院落里邊走去。



    “媽,爸爸在接待誰啊?”跟在后面的南宮飛燕此刻突然好奇問道。



    姜舒道:“是燕京的第一術法大師,雷公門的霍華傲。”



    “額?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南宮飛燕嘀咕道。



    姜舒笑了笑道:“你年紀小沒聽過也算正常,再者,這個霍華傲一心只念修行,所以甚少在燕京走動,他一般只居住在距離燕京一百多公里的九龍觀!”



    “此人很強么?”南宮飛燕想了想問。



    “強?你可知道武道天榜排行。”



    “知道。”



    “你知道霍華傲排名第幾?”



    “第幾?”



    “第三,僅次于中央軍區的葉叔叔,還有那號稱神境之下第一人的:昆侖墟青陽子,還有你爺爺……”姜舒道。



    聽到媽媽這么說,南宮飛燕美眸一下子瞪大了起來。



    “這么強?”



    “對的!聽你爺爺說,其實當年他可以排名武道天榜第二的,只因為他施展的天雷五殺大陣太過霸道,以至于整個天榜論武的山巔都差點被他震的崩塌,最后還是你葉叔叔出手制止了他,他一怒之下,才憤憤離開……你爺爺曾說,若不是他當年負氣離去,恐怕武道天榜第二的名頭,就該換做是他霍華傲,而不是你爺爺了。”姜舒再次道。



    南宮飛燕在聽聞之后,這次可謂徹底的震驚在那!



    強!



    太強了吧!



    怪不得,自己的爸爸會親自去招待他,原來此人竟然如此厲害。



    ……



    一間靜怡的書房內,只見兩個身影正在那坐著交談著。



    為首的便是南宮家的現任家主:南宮嘉澤。



    坐在他對面的便是,剛剛從九龍觀出山的雷公門的掌教:霍華傲。



    在霍華傲身后,還站著一個畢恭畢敬的男子,此人乃是霍華傲的記名弟子,張徹。



    “霍掌教,首先感謝你來為家父祝壽,來,我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坐在正上方的南宮嘉澤端起瓷玉茶杯,對著霍華傲道。



    霍華傲端起茶杯,嘴里道了一聲:“請。”



    兩人一飲而盡。



    “霍掌教,此次準備在燕京呆多少天?”南宮嘉澤微笑問。



    霍華傲道:“等大壽之后,我就回九龍觀。”



    “這么早?”



    “是的,你也了解霍某不喜歡這凡塵俗氣,只希望在深山之中靜靜修煉。”



    “也是,還是霍掌教看的透徹。”南宮嘉澤笑道。



    “其實除了此事,我此次下山,還有一件事情要辦。”霍華傲輕輕抿了一口茶在那道。



    南宮嘉澤問:“何事?”



    “你們應該聽說了吧,我那不成材的師弟在燕京前幾天被人殺了。”霍華傲一邊說,一邊抬眼瞅了一眼南宮嘉澤。



    南宮嘉澤裝作不知的樣子,道:“還有這事?是黃有為黃師弟么?”



    霍華傲輕輕“嗯”了一聲。



    “我那師弟雖然貪戀世俗繁華,在燕京做下很多不恥之事,但終歸說來他是我雷公門人,現在他在外面突然被殺,我這個做師兄的,總要來看一看究竟。”



    南宮嘉澤道:“霍掌教說的極是,只是不知,霍掌教怎么處置那殺你師弟之人?”



    “血債,用血嘗,命債,當然要用命來嘗,我霍華傲也不是不通情達理之人,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南宮嘉澤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么,心里則暗襯:好一個懂道理之人啊!!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