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藥王 > 第289章 南宮繡虎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89章南宮繡虎



    “不知霍掌教可查出來是何人殺了黃師弟?”南宮嘉澤忍不住問道。



    霍華傲道:“已經有了些眉目,相信就這兩天我就會把此事給解決。”



    “那就最好,如果需要我們南宮家幫忙的地方,請即時開口。”南宮嘉澤客氣道。



    霍華傲道:“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了。”



    南宮嘉澤笑了笑,沒有說話。



    跟霍華傲又聊了一會,霍華傲這才離去。



    臨走時候,霍華傲對著南宮嘉澤道:“老病虎現在身體如何了?”



    南宮嘉澤回答道:“家父身體自從去年之后,就一直在慢慢恢復之中,現在已經好了七七八八了。”



    “那就好!”



    “告訴他,讓他趕快痊愈,我的五雷天殺大陣,還希望他有機會試一試呢。”



    霍華傲說完,轉身離去。



    望著霍華傲的身影,南宮嘉澤在身后道:“霍掌教,慢走。”



    送走了霍華傲之后,南宮嘉澤這才轉身朝著南宮家族最后面的一座老祠堂走去。



    那座老祠堂,乃是南宮家的老祖屋!



    據說,這間老祖屋已經有快200年的歷史了,可謂是比老爺子的歲數都大。



    濃郁的青苔爬滿了老祖屋的墻面,透過那些青苔可以看得到斑駁的墻壁泛著蒼老古樸之意。



    南宮嘉澤在來到祖屋門口之后,停下腳步,輕輕扣門。



    “進!”里邊傳來一個微弱卻又顯得渾厚的聲音。



    南宮嘉澤推開門,就聞到了一股焚香味。



    簡陋的老祖屋內,沒有燈,沒有桌椅,只有一張供奉在最中央的一副畫像,畫像上面應該是南宮家的老祖宗,下面放著一個燃著焚香的香爐,繚繚香氣從里邊傳出。



    在最中間的地方,盤膝坐著一位光頭老者。



    老者兩條眉毛都已成白色,但卻無須,他一張臉跟麻油布一樣,泛著水蓮一般的波皺。



    “父親。”走進來后,南宮嘉澤恭敬對著眼前的光頭老者喊了一聲。



    原來,這位光頭老者就是南宮家族的老爺子:南宮繡虎!



    同樣也是,曾經的中央軍區總司令。



    “霍瘋子走了?”南宮繡虎微微閉著雙眸,在那淡淡問道。



    “是的,霍掌教剛剛走。”南宮嘉澤回道。



    “哎,霍瘋子既然已經出山,恐怕燕京又不得安寧嘍。”



    南宮繡虎一邊說,一邊緩緩站起身,同時那雙本來靜靜閉著的雙眸在這一瞬間睜開,如兩道炬光。



    “有沒有查出來,到底是誰一腳把黃有為給踩死的?”南宮繡虎慢慢轉過身,對著南宮嘉澤問。



    南宮嘉澤道:“目前還沒有,只知道此事與燕京一個做金融生意的姓方的有關系。”



    “姓方?武道中人?”



    “不是,好像只是純粹的生意人。”南宮嘉澤道。



    南宮繡虎用長滿老繭的雙手,在光光的腦門上摸了一把道:“這就奇怪了,黃有為好歹也是入道中后期的水平,怎么會被一個外行給一腳踩爆腦袋?”



    說完后,南宮繡虎笑道:“不過也好,那姓黃的在燕京沒少干一些缺德玩意事,他死的不冤枉。”



    “父親,黃有為的確是該死,但這霍華傲就不這么想了,聽他口氣,他這次出山勢必要為自己那個不成器的師弟報仇。”南宮嘉澤道。



    南宮繡虎眼眸瞅著遠處道:“霍瘋子表面看起來頗有一派宗師風范,可其實骨子里就是他娘的一個護短的小娘們脾性,他那點花花腸子,三十年前,我都對他看的一清二楚,這次他既然選擇要為自己那個缺德師弟報仇,那就隨他。”



    “不過丑話說在前頭,他報仇可以,若是在燕京隨便傷害無辜之人,我第一個不答應。”南宮繡虎道。



    “我明白,我已經派人這段時間在秘密監視那個方家一舉一動,若是霍華傲真的在燕京亂殺無辜,我會阻止的。”



    “嗯。”



    “別人怕他霍瘋子的暴躁脾氣,但我可不怕,大不了他娘的,到時候好好跟他打一場。”南宮繡虎撇撇嘴道。



    “可是父親的傷勢……?”南宮嘉澤不僅有些擔心。



    “怕個甚?我都90多了,還能活幾年?他霍瘋子不是一直不服氣我天榜第二的位置么?有本事,就來搶!”南宮繡虎道。



    聽得父親這么說,南宮嘉澤只能笑道:“父親,你都多大歲數了,怎么還跟霍瘋子一般見識啊?”



    南宮繡虎眨巴了兩下眼睛道:“倒也是哈,所謂能活一天是一天,還是活著好啊。對啦,我的小飛燕回來了沒?”



    南宮嘉澤道:“回是回來了,可是,前兩天就走了,也不知道去哪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派人找她。”



    “哎,這小丫頭估摸著在生我氣呢!”南宮繡虎突然嘆氣道。



    “嘉澤,我問問你,我把飛燕許配給老朱家,是不是我做錯了?”南宮繡虎突然望著自己兒子問。



    南宮嘉澤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想了半天,他才道:“父親……這……”



    “算了,問你也白問!”



    “哎,怪就怪吧,其實我也是為小飛燕好啊,若是她真的能隨著老朱家而一步踏入隱門之中修行,咱們南宮家也算是真正的積德積福了。”南宮繡虎最后道。



    ……



    南宮嘉澤離開老祖屋之后,就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地方。



    剛走進來,就看到老管家陳伯在那道:“家主,夫人還有飛燕小姐回來了。”



    聞言,南宮嘉澤突然臉上露出幸福笑容:“她們在哪?”



    “在里屋呢。”



    南宮嘉澤趕緊邁步朝著里屋的地方走去。



    一間精致奢華的房間內,此刻只見一個風韻的身影正在房間里邊收拾東西,穿著一件黑色恰腰西裝,兩條美腿露了出來。



    “小舒,什么時候回來的?”親熱的喊了一聲,南宮嘉澤朝著她走了過來。



    姜舒轉過頭,便看到了自己這輩子的男人:南宮嘉澤,那張看不出年齡的美麗臉蛋上露出笑容道:“我剛回來。”



    “聽陳伯說,飛燕跟你一起回來的,她這幾天莫非一直住在你那里?”南宮嘉澤問。



    姜舒點了點頭:“嗯。”
北京快三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