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藥王 > 第423章 小賊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423章小賊



    進入眼前的霸州城后,林昊發現這霸州城竟然如同南海省的城鎮一樣,街道通暢,交通便利,只不過,人比較多而已。



    望著這一切,林昊覺得好似這里與外界并沒什么不一樣。



    就在林昊心里這樣想著的時候,突然一間飯館門前,傳來了打罵的聲音。



    “滾、滾、滾!”



    “媽的,你一個臨時的臭流民,還想進老子的餐館吃東西?”



    隨著聲音望去,便看到一個膀大腰圓的廚師男子對著一個身穿一件破爛衣衫的婦女怒罵道,一邊罵,他還一邊用腳踹那個婦女。



    婦女也不做聲,被踹出來之后,只能轉身默默蹲在一邊的墻角。



    那婦女,林昊認識。



    之前,這個婦女就排隊在林昊他們前面,所以林昊記得她。



    看到這一幕后,林昊不僅好奇道:“那飯店人為什么趕人?”



    周興才嘆氣一聲道:“因為我們都是臨時的流民,還記得咱們胳膊上蓋的臨時章么?在霸州城,很多地方都嚴禁臨時流民進入的,即便你身上有錢,也不準隨便進入,所以……”



    林昊一聽明白過來。



    原來,霸州城的人看不起這些暫時的流民啊。



    想了想,林昊朝著那婦女走了過去。



    到達那婦女身前后,林昊將之前從“拾荒者”手里搶來的錢,拿出來幾百塊,給了眼前那婦女。



    滿臉灰塵的婦女一愣,像是不敢相信一樣望著林昊。



    林昊朝著她微笑一下道:“拿著吧,去買點吃的。”



    那婦女一把接過錢,對著林昊磕頭道:“謝謝,謝謝你。”



    說完,她轉身就跑。



    林昊望著那婦女遠去,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就在林昊剛剛給了那婦女錢不久,突然左側的地方一群穿著破爛宛如乞丐的一群人看到了這一幕,然后他們全部朝著林昊跑了過來。



    “老板,求你施舍一點。”



    “好人,我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求你可憐可憐我們。”



    只見這些人粗略看去,可不有一二十人!



    他們全部圍著林昊,向林昊要錢。



    林昊這下都無語了。



    心想,怎么會這么多人?



    看到這一幕,一邊的周興才趕緊拉著林昊就跑。



    跑了幾百米左右,總算才將那幫“要飯的”給擺脫掉。



    “林先生,你可不能在這地方亂施善心。”周興才帶著林昊擺脫那些人之后,才語重心長的對著林昊道。



    林昊道:“為什么?”



    “你剛才也看到了,這里的窮人實在太多了!你若想管,就算有金山銀山也管不過來!更何況,那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一些好吃懶做之徒!他們在霸州城混吃等死,只為活著,所以根本用不著管他們。”周興才向林昊解釋道。



    林昊在聽聞之后,總算是明白過來。



    “林先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我老周還是想勸你一句,這里的世界與外面的世界不一樣,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周興才最后道。



    林昊聽后道:“我懂了。”



    “走吧。”



    于是,三人就繼續的朝著霸州城的里邊走。



    林昊在短暫的兩個鐘頭之內,已經大致明白了霸州城的情況。



    同時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目前只是:流民!!



    想到這,他不僅有些無語。



    不過,他現在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到烏扎以及南宮飛燕。所以他不得不與周興才還有秀秀告別。



    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秀秀還有周興才之后,秀秀睜著明晃晃的眸子道:“林大哥,你真的要離開我們了?”



    林昊道:“是的!我來隱門還有其它事情要辦,更何況,我現在還要找我的兄弟。”



    “可是我們可以和你一起找啊。”秀秀不舍道。



    倒是周興才道:“秀秀,咱們就不要拖累林先生了,他還有大事要忙。”



    秀秀嘆息一聲,沒有說話。



    林昊其實也很感恩眼前這對爺孫倆!



    想了想,他將剩余下來從“拾荒者”那里搶來的三萬多塊錢,拿了出來,自己留了2000塊錢,然后將其余的錢全部遞給了周興才。



    “周老,這些錢你們拿著吧!”



    周興才一愣,趕緊擺手道:“不,不,我們可不能要。”



    “拿著吧!我這人對錢不怎么感興趣,更何況,我還有錢。”林昊笑著道。



    “可是,你找人需要錢啊?若沒錢的話,在這霸州城可寸步難行。”周興才道。



    林昊道:“放心,我會有辦法的。”



    看到林昊執意將這些錢塞給自己,最后的周興才無奈之下只能接受了。



    “好了,我該走了。”林昊望著周興才還有秀秀道。



    秀秀不舍道:“林大哥,我以后還能見到你么?”



    “有緣,自會相見!”



    說完,林昊朝著周興才還有秀秀揮了揮手,然后這才轉身離開,周興才還有秀秀一直站立在那,待到林昊的身影慢慢從人群中消失,周興才才嘆息一聲道:“丫頭,咱也該走了。”



    秀秀“哦”了一聲,最后瞅了一眼林昊離去的方向,她沒有說話,轉身跟著爺爺走了。



    ……



    林昊在離開秀秀還有周興才之后,就一路沿著街道向前走。



    現在,他要找尋烏扎還有南宮飛燕。



    可是,這霸州城如此巨大,上哪去找?



    一路走過,林昊總算見識到了這外世界的險惡,在一處巷子里,他曾看到7--8具腐爛的尸體!



    那些尸體無人理會,誰也不曾在意,好似就像是路邊死了一條野狗似的。



    他還看到,有個女的被幾個男的追趕,至于干什么,林昊不得而知。



    天,逐漸黑了。



    林昊繼續沿著寬闊的街道朝著前面走。



    走著走著,突然一個小巧的身影撞在了林昊身上。



    林昊抬頭一看,只見一個渾身穿著邋遢,打扮的像是個小乞丐模樣的孩子撞在自己身上。



    那孩子模樣清秀,但卻沾滿了灰塵,臟兮兮的臉上卻有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



    他在撞在林昊身上之后,趕緊開口道:“對不起,對不起。”



    林昊看到他是個小孩,也沒在意,只是道:“沒事,下次走路小心點。”



    “嗯,嗯。”



    說著,小孩趕緊跑了。



    望著小孩離去,林昊也沒多想,繼續朝前走。



    走了幾步,林昊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一摸口袋,突然發現自己上衣口袋裂開一條縫隙,縫隙乃是被用鋒利至極的刀片所割開,而他口袋里揣著的2000塊錢丟了……最重要的是連同口袋里之前在落魂山所拿的那枚“藥王令”也丟了。



    想到剛才撞在自己身上的小孩,林昊一下子無語了。



    他堂堂一世藥王,竟然被一個孩子給偷了!



    而且是明目張膽的偷!!



    “……”



    郁悶啊!



    不過,好在那些錢對于林昊來說并沒多大用處,至于那枚“令牌”,林昊更是沒把它放在心上。



    “算了,偷了就偷了吧。”



    ……



    黑暗的巷子里邊,只見一個瘦小的身影躲在角落里,一邊數著錢,一邊嘀咕:“今天收獲還不錯。”



    透過昏暗的光芒,仔細去看,這可不就是剛才偷了林昊錢的小孩么?



    小孩將偷來的錢給緊緊塞進自己口袋里邊,然后“咦”了一聲:“這是啥玩意?”



    一邊說,他一邊摸出一枚金燦燦的令牌。



    令牌明亮,上面雕刻著一個古老的篆體:藥!



    “這是……金子?”



    小孩看到令牌散發出璀璨光束的時候,忍不住用牙咬了幾口。



    “哈哈,果然是金子,發財嘍。”小孩激動道。



    “想必,這玩意在當鋪應該能值很多錢吧。”



    內心這樣想后,他便準備把眼前的“令牌”拿去當鋪換錢。



    走出巷子后,這小子便朝著前面街道快步走去。



    不一會,但見他來到了一家當鋪面前。



    當鋪的老板乃是個斗雞眼,戴著個眼鏡,正在算賬。



    “老板,我要當東西。”小孩來了之后,便墊起腳尖,對著當鋪老板喊著道。



    當鋪的老板眼睛斜了一眼小孩,開口道:“滾滾滾,誰家野孩子,沒事跑這來玩,快滾開,老子還要做生意呢!”



    小孩被老板罵,也不生氣,只是冷笑道:“老板,別狗眼看人低,我可是有寶貝的。”



    斗雞眼老板一聽,冷笑道:“吆喝,人不大口氣倒不小!來來,讓老子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寶貝?”



    “這個!”



    小孩將從林昊手里偷來的“藥王令”給遞了過去。



    “你看看我這金牌算不算寶貝?哼哼。”小孩牛逼哄哄道。



    斗雞眼老板一聽金子,頓時來了興致,趕緊用手接了過去。



    “哇,還真的是金子啊。”斗雞眼老板一看,當下激動起來,他倒是沒想到眼前的小乞丐竟然手里有一枚金子。



    可是,就在他看到那金牌上面的“藥”字之后,猛然“媽啊”一聲叫了出來。



    然后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他“哐啷”一聲將那令牌給扔在了眼前的桌子上,同時他的臉在那一刻變得煞白無血,好似見鬼一般。



    “藥……藥……”



    “藥王殿的……東西!!”斗雞眼老板突然跟見鬼似的叫了起來。



    那小孩并不知道什么情況,看著斗雞眼老板如此大的反應,忍不住好奇問:“老板,你怎么了?我這金牌到底能不能當錢?”



    “當你大爺!快拿著這東西滾,快滾!老子可不想被滅門。”斗雞眼老板抓起那“藥王令”就扔給小孩。



    看到這當鋪老板一下子將金牌給扔了過來,小孩這才無語的從地上撿起金牌,怒聲道:“不當就不當!有的是人要……”



    “誰想要誰要,別他媽來害我。”當鋪老板罵了一聲后,轉身便鉆進屋子。



    小孩感覺詫異至極,心里暗襯:這當鋪老板什么情況?連金子都不要?



    要知道,金子可在這外世界乃是珍貴至極的東西啊。
北京快三推荐号